綁定手機号

手機号碼

驗證碼 

手機驗證

關注公衆号

歡迎關注十分閱讀,為你解讀國際風雲、财經要聞,洞悉全局,你值得加入!

懲權貴、控房價、提升底層收入、交惡日本……這個頂級富國是怎麼被玩殘的?


2019年07月22日  浏覽(4625)人

◎智谷趨勢(ID:zgtrend) |  小牛頓、S博士


歡迎進入21世紀頂級富國俱樂部。


2019年3月5日是一個讓民族自豪感洋溢的日子。


這一天,韓國銀行發表《2018年第四季度及年度國民收入(暫定)》正式宣布,韓國人均收入比前一年增加了5.4%,達到3.13萬美元。這距離韓國跨越人均2萬美元門檻,僅12年。



國際上,12000美元是“高收入國家”的門檻。在“高收入國家”之上還有一個“30-50俱樂部”,那才是金字塔塔尖之尖,加入标準是:人口5千萬以上,人均國民收入3萬美元以上。


此前,“30-50俱樂部”長期隻有美國、德國、法國、英國、日本、意大利6國,韓國是第7個。


說人均收入,中國人可能感覺沒那麼強。人均GDP,韓國從87美元到超過1萬美元,用了大約40年。相比較而言,中國人均GDP,1964年的時候是85.5美元,去年達到了9770美元。


然而,這也許是韓國2019年最後的高光時刻。如果一不小心,韓國甚至會創造一項新紀錄,成為頂級富國最短的國家。


年初,最強寒潮席卷。半年過去了,氣象嚴冬早已遠去,一場政治經濟的寒冬正籠罩着文在寅的韓國。


文在寅上任之初,發誓要做到的東西——打擊财閥、照顧窮人、打壓房價、對日清算、南北緩和……結果卻是,他越努力,韓國越是在加速滑向深淵。


命運的吊詭莫過于此。一個一心把國民挂在心上,視權貴如寇仇的左翼領導人,最後很可能将讓民衆境遇更差、以摧垮這個國家來作為自己政治生涯的結束。


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


01

奄奄一息的“金絲雀”


韓國經濟,被稱為全球經濟的“金絲雀”,牽動世界上無數政府、分析人士的神經。


金絲雀是早期技術落後時代煤礦工人為了檢驗礦井中瓦斯含量的一種手段,因為金絲雀對環境極端敏感。韓國作為連接全球産業鍊的中樞,擁有大量至關重要的進出口,成為預見全球工業生産和最終需求的窗口。


早在2018年12月,這隻金絲雀就已躁動不止。6個月裡,它哀鳴不斷,現在似乎隻剩下了最後掙紮的力氣。


剛過去的6月,韓國的出口同比減少13.5%、441.8億美元。這是韓國出口連續第7個月下滑,并創下3年零5個月來最大降幅。


作為一個經濟對外貿依存度極高的國家,這直接反映在宏觀數據上。


第一季度韓國國内生産總值較前三個月縮減0.4%,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差表現。


來源:韓國銀行


當初,歡呼文在寅上台的人,歡呼樸槿惠下獄的人,笑容與激動從他們的臉上正在慢慢遠去。畢竟,政治不能當飯吃。


這半年,韓元進入了兌美元加速貶值通道,有幾個月,韓元都是亞洲表現最差勁貨币。相比而言,人民币隻是在特朗普加稅的5月,摘得了這個酸草莓。


更糟糕的是,在中美貿易摩擦、經濟下行的背景下,韓元貶值不但沒有帶來出口增長,據韓國經濟研究院的調查,原材料進口價格的攀升讓很多韓國企業苦不堪言。


來源:Bloomberg報道


對于經濟下行,對于用2年時間交出一份糟糕的經濟成績單,文在寅似乎并沒有表現出特别的憂慮。


他的心思全撲在了對内打擊财閥、對外推進朝鮮與美國關系的修複這兩件事上,表現出了超乎尋常的熱情與幹勁。韓國總統是一任5年,不得連任。


在有限的時間裡,或許在文在寅看來,隻有它們才是優先性壓倒一切的事情吧。


02

沉疴難愈的“财閥機器”


文在寅的人生,似乎都是在等這一刻。他的從政之路是從前總統盧武铉跳崖那一刻開始的,他隐忍十年,就是為了親手懲治那些把他的密友、導師、兄弟——盧武铉逼上絕路的财閥。


文在寅一定記得那一刻,當盧武铉的遺體從下峰村移到首爾時,首爾有50萬人在迎接他。當時任總統李明博上台向家屬緻哀時,台下民衆居然大喊“李明博殺人犯,李明博殺人犯”。


當時的文在寅在人群中,他沒有像憤怒的人群一樣去沖擊李明博的護衛,他沉默不語、冷眼旁觀。


就職開始,他把辦公地點搬離象征權勢的青瓦台,搬到了市中心光化門一帶,開啟了“光化門總統”的時代。


大戲開演了。


2018年3月22日,首爾中央地方法院當天深夜即将前總統李明博批捕。這是被文在寅送進監獄的第二位前總統。


李明博的起訴書整整207頁,這能看出文在寅都多恨李明博。要知道,即便是被彈劾的樸槿惠起訴書不過100頁。


起訴書涉及李明博身邊的每一個親人朋友,乃至當時李明博當政時的韓國軍方,國防部,幾乎全都搜查了一遍,還包括當時所有和李明博有關的現代,三星……全都搜了個遍。


但這隻是開始。2019年初娛樂圈的大地震,正式吹響了文在寅制裁财閥的沖鋒号。


在韓國,一個男子組合能夠帶來的經濟效益甚至可以超過平昌冬奧會。下令徹查張紫妍事件真相的時候,文在寅的措辭是:“願賭上命運!



一樁十年前的舊案,一個娛樂圈十八線女星的自殺,調查這個案件,需要“賭上命運”嗎?


如果看清這樁舊聞背後是怎樣龐大的勢力在斡旋,“賭上命運”這樣的說法絕對算不上誇張。


對張紫妍的性侵名單上有樂天集團會長辛格浩、Kolon會長李雄烈,朝鮮日報、中央日報、KBS媒體高管,國會議員,政府高官……如韓國國民所說:“調查張紫妍案,将會動搖國本。


在韓國,财閥已經發展成猶如空氣般的存在。


樸正熙時代,韓國以舉全國之力造就一批經濟實力強悍的财閥集團。曆經四十年發展,财閥順應全球化與技術創新的潮流,更是成為韓國經濟得以正常運行的基礎、韓國的國本。


早在1980年,韓國前十大财閥營收的GDP占比就已經近一半。在2017年,六大财閥(三星、現代、SK、LG、韓華、樂天)的年營收就已經占韓國年度GDP的60%以上。


今天,财閥已經滲透進每個韓國人生活的縫隙裡。像三星這樣的企業,已然成為韓國人一生中除了死亡和稅收外,無法避免的第三件事。《華盛頓郵報》就曾把韓國稱為“三星共和國”。


作為一個政商孕育的怪胎,财閥模式導緻經濟增長,但卻無法創造就業;它們的壟斷利潤,導緻社會财富和機會分配嚴重不均;它們無孔不入,隻手遮天。


從某種意義上說,打擊财閥就是在打擊韓國經濟,對于領導人來說,基本上就是自殺。也隻有文在寅能夠下這樣的決心。


樸槿惠一案,上演了9大财閥被集體調查一幕,三星、現代、SK、LG、樂天、韓華、韓進、CJ等9名大企業掌門人出席聽證會,就權錢交易問題接受國會議員質詢。這是韓國曆史上絕無僅有的一次。


但文在寅能做到的似乎也就這麼多了。


三星在樸槿惠案件中元氣大傷,但集團實際控制人、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镕被指存在賄賂行為,最終獲判有期徒刑兩年半,緩刑四年,當庭釋放,這也被認為是财閥的一次勝利


2019年5月20日,法務部檢察院過去史委員會對于“張紫妍名單事件”發表了很難重新展開調查的結論。52萬民衆請願的事件就被如此蓋過,韓國的财閥體制仍然沉疴難愈。


不止如此,在經濟下行的壓力下,财閥是無論如何都能過得很好的一群人,他們随時可能向文在寅發起反撲。而人民往往就會成為反撲時被犧牲的代價。


03

人民是如何成為“代價”的


文在寅是一個始終把“國民”挂在嘴邊的總統。然而在他的任上,韓國普通人的“獲得感”正在變得越來越淡薄。


他當選時說,“我會做一個可以在下班時段去南大門市場與國民一起喝燒酒的親民總統。”


2018年7月26日下午,他真的現身于光化門的一個啤酒屋,與18位韓國國民推杯換盞,進行了一個多小時的“臨時紮啤會談”。


但除了一起喝啤酒,他似乎并不确切地知道如何才能實現。


在當年的就職演說中,文在寅做出了幾個承諾:

第一,“加快解決安全問題,為實現朝鮮半島的和平而不斷努力……繼續加強韓美同盟。


第二,“緻力于解決就業問題。同時,積極進行财閥改革。讓“官商勾結”一詞徹底消失。


第三,“努力構建東北亞和平架構。

看吧,這些個承諾中不管明的還是暗的,涉及朝核問題、南北緩和、懲治特權、改善平民生活,重新審視日韓曆史遺留問題……唯獨沒有經濟


也許,他覺得能解決上述問題,韓國經濟自然就會好吧。但是現實是極其殘酷的。


文在寅承諾要在2018年-2020年的3年内将最低工資提高到1萬韓元(60元人民币);承諾要讓國民遠離“過度疲勞”;讓更多人買得了房。而且,他真的這麼幹了。


2016年韓國人最低小時工資為6030韓元,到2019年已經上升到8350韓元(約50元人民币)。相比起中國一線城市每小時20元,簡直讓人羨慕死。


文在寅通過新修訂的《勞動基準法》,規定擁有300名以上員工的企業必須執行“員工每周勞動時間不得超過52小時”的新标準(此前為每周68小時)。


他雷厲風行地推行“8·2房地産對策”,說白了就是加稅、提高按揭條件……限制炒房。


然而,這種簡單粗暴的一刀切,并沒能給平民減負。


減工時、人工成本過快上漲,給中小企業帶來極大負擔,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企業招聘意願飛速下降,弱勢群體工作崗位減少,月薪反而出現了下降。


截至6月底,韓國失業人數達114萬,較去年同期增加10萬多。這是自亞洲金融危機之後1999年6月觀察到的150萬失業人數以來的曆史新高。


房子到2019年上半年終于下降了,不過這似乎和文在寅的政策關系并不大,而是直接體現了韓國經濟的下滑。


财閥的巋然不動讓所有惠及民生的政策都變成一紙空文。不論經濟如何發展,錢都被牢牢地掌控在财閥手裡,人均國民收入3萬美元變成了越來越多普通人的失落,與民衆共享經濟發展紅利在韓國似乎是奢望。


誰能想到,這個一心隻想着為國民謀福利的總統,最後卻讓國民怨聲載道,苦不堪言?


04

對日清算結果變成“揮刀自宮”


對财閥最大的打擊不是來自文在寅,而是來自日本。相對于文在寅隐忍十年的複仇,日本這次也是一場複仇,而且隐忍了超過二十年。


2019年6月28日,G20大阪峰會,安倍與文在寅的互動就隻有握手留影的8秒鐘。G20結束後的第二天,日本宣布對韓國發起貿易制裁。


文在寅讓日本不滿的事情很多。


日本駐韓大使武藤正敏寫過一本非常标題黨的書——《還好我不是韓國人》,曾經被日本雜志《周刊現代》推薦。在書中,武藤在書中痛陳韓國國民生存的慘狀,稱文在寅是“最爛總統”,因為他“滿腦子都是北韓”、未來也很可能推動強硬反日。


他的話都應驗了。文在寅一上台,就宣布解散樸槿惠政府推動完成的關于慰安婦問題的“和解•治愈财團”。


沒過多久,韓國再一次把二戰時的事拿到台面上作文章。


去年10月,韓國大法院院長秉承文在寅精神,判定日本鋼鐵公司——“新日鐵住金”向4名二戰期間被強征的韓國勞工每人賠償1億韓元(約合人民币61萬元)。


除了文在寅,韓國曆任總統都認為勞工賠償問題已經解決了。1965年,韓日簽署條約,日本曾向韓國政府支付過一大筆增款以及一大筆低息貸款,協定明确寫明是遭受日本強征被害的補償。簡單說就是,日本一次性把錢給韓國政府,由韓國政府拿出錢來補償受害者。


有意思的是,韓國政府并沒有把錢全分給受害者,而是投向了鋼鐵、電信事業。今天的韓國财閥就有幾個是利用這筆賠償成長起來的。


文在寅或許從來沒想過日本會真的動手報複,然而這一判決讓日本決定不再隐忍。


日本的報複時機精準之極。


由于中美貿易摩擦,韓國經濟全面陷入低迷。韓國政府的國際經濟政策研究院的研究員安嵩白(音譯)表示,韓國對中國的出口由此一年被削減大約13億美元。這讓韓國根本無力反擊。


日本偏偏又瞄準了對韓國而言最重要的半導體行業。半導體在韓國出口中占據了接近四分之一,而日本切斷的恰恰是最重要的原材料,韓國在這些關鍵原材料上對日本的依賴高達80%。


日本的算計很簡單,就是要以極小的代價扼住韓國産業的咽喉。三十年前,美國用和今天針對華為相同的理由和手段對日本半導體産業發起圍剿,原本隻是造成外傷,卻因為韓國的補刀,導緻日本半導體産業傷筋動骨、半身不遂。


現在,日本的報複來了,又準又狠。


韓國掌握着大部分半導體的生産的企業是三星、SK等巨頭。日本揮舞的經濟大棒事實證明比文在寅的個人複仇有效得多。


05

撮合朝美卻被一腳踢開


在國際上,文在寅最為人熟知的政績就是嘗試與朝鮮重新建立互信,緻力解決朝核問題,實現半島無核化。


曾經是人權律師,政治幕僚出身的文在寅,在成為總統前的政治生涯中,從未實實在在地管控過地方的經濟,也許正是因此,他将自己的整個政治生涯押在朝核問題上。


在韓國國内,盡管民衆對于朝核問題的态度因為外交的變化而起起伏伏,但對增加與朝鮮的民間交流和文化互動卻一直表示支持。隻要文在寅與平壤進行高層會晤,就能馬上在民衆支持率上得到體現。


作為美國的盟友和半島的同胞,文在寅忙于在美朝之間增信釋疑、促進和談,主動性、積極性和建議性是曆任韓國總統所未有的——


上任後即向美國喊話希望朝美保持對話,訪美期間仍然不時為朝鮮兄弟打點,勸說美國能允許韓國與朝鮮重啟開城工業園和金剛山旅遊項目。


正是他的穿針引線,促成了三次“特金會”,讓美朝關系直接跨越了60年的冰冷與封凍,創造了後冷戰時代無數的第一次。


6月30日這天,特朗普和金正恩在闆門店會面,特朗普成為戰後第一位踏上朝鮮國土的美國在任總統。


來源:YouTube, The White House


在事情仿佛都要水到渠成之時,朝鮮兄弟對韓國方面的鞍前馬後視若無睹,一支背信棄義的冷箭直接擊中了文在寅。


韓國《朝鮮日報》7月1日報道,朝鮮似有意将韓國排除在無核化談判之外。在文在寅聲稱“相信金正恩委員長的無核化意志”後僅隔一天,就被朝鮮官員無情嗆聲:“韓國當局還是管好自己的家務事”,“(朝美談判)絕不會有需要通過韓國政府的事情”


更無情的是,朝鮮宣傳媒體“我們民族之間”7月13日表示:“直接面對美國會更有效,韓國沒有必要介入美朝談判。這等于直接否掉了文在寅的斡旋與努力。


文在寅一心撲在朝核問題上,想盡辦法幫助北方兄弟,也讓他在國内得到很多嘲諷。有人說,那是因為文在寅的老家就在朝鮮,現在那裡還有他的親戚。


還有媒體公開說,文在寅也許是韓國惟一一個真誠相信朝鮮會棄核的人。


在朝核問題上表現出的偏執,或許除此之外,他真的也别無選擇了。


06

金絲雀,何去何從?


這兩年來,韓國的命運,可以說是文在寅一手塑造的。


盡管文在寅是一個願意和國民們一起喝啤酒的總統,但國民卻無法對糟糕的經濟視而不見。截至2019年4月,文在寅的支持率已經從他擔任總統時的84%下降到45%。



兩年過去,這個國家的樣子遠不是這位理想主義者心目中的藍圖所呈現的那樣。


當然,結果的不盡如人意,并不代表文在寅本人政治目的的不良。相反,在韓國财閥書寫的曆史中很難找出幾位總統,能有文在寅如此大的勇氣,直截了當地和特權階級宣戰,誓要保護平民。也很難在與美日朝畸形共生的曆史中,再找出一位有如此外交觀念的總統。


個人的努力難以撼動幾十年來形成的社會規則。韓國的經濟,既是寡頭财閥複雜利益鍊的終端,也是全球經濟風暴漩渦的窗口。


文在寅與它所面臨的整個韓國社會,就是雞蛋與高牆。他選擇站在了雞蛋一邊,就明白了自己的弱勢和軟肋,也預料到自己與高牆對峙的粉身碎骨的命運。


他究竟是一個一往無前的理想主義者,還是一個偏執的妄人?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智谷趨勢(ID:zgtrend)微信公衆号。《智谷趨勢》:它為一個中産階級的資本覺醒服務,幫助更多人獲得财富。據悉,帝都深處的人也會在睡前打開這個号。高層會議、宏觀經濟、城市脈絡、政策變動……這裡有最真實的中國,有許多人難以察覺到的趨勢信号。





已有52人贊
評論 (VIP會員可參與評論) 1
張桐 :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 必先。。。。。一個國家要脫胎換骨 不脫掉幾層皮怎麼能新生?财閥是那麼好幹掉的嗎?不付出代價可能嗎?
2019-07-22 23:46:19

站點聲明
熱門文章 本月 本周

http://m.juhua578445.cn|http://wap.juhua578445.cn|http://www.juhua578445.cn||http://juhua578445.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