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定手機号

手機号碼

驗證碼 

手機驗證

關注公衆号

歡迎關注十分閱讀,為你解讀國際風雲、财經要聞,洞悉全局,你值得加入!

魔幻遠東,中國農民在俄羅斯瘋狂種地,俄羅斯腐敗的像舊社會!


2019年07月23日  浏覽(12097)人
來源微信公衆号:九邊
已獲轉載授權

這是博主收藏多年的一篇文章,非常喜歡,最早是在貼吧裡看到的,後來看過好幾遍,作者叫“世界力量”,沒看到有别的文章,也沒聯系到作者,隻好不經同意就轉載了,在此也向作者本人緻敬。


文中說的俄羅斯遠東大概在我下圖中的位置:



東北亞,一提起這個詞可能大多數人想到的都是嚴寒之中的西伯利亞地區,冷的撒尿都能把人頂翻的地方,整個世界都沉寂在一片白雪皚皚的森林裡。

 

好吧,東北亞地區确實很冷,但是真的沒有冷到撒尿都能把人頂翻的地步。筆者親自在零下四十餘度的時候,勇敢的去戶外撒尿,發現掉落到地上的時候已經變成冷水了,絕對不會形成尿柱把人直接頂翻。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大家,這是俄國毛子欺騙我們的!這是妥妥的國際主義欺騙,我們應該進行嚴重的鄙視。

 

而我們的先輩告訴我們,在東北亞地區的南部東北,曾經是一個“棒打狍子瓢舀魚,野雞飛進飯鍋裡”的地方,而東北亞的中部,也就是俄羅斯遠東地區。則是“手抓狍子手抓魚,野雞趴窩随便抓的地方”當然沒那麼誇張,但是隻是試圖用一些大家還熟悉的話來喚起對這個地方的認知。

 

那麼我們也許應該開始介紹一下,東北亞在哪裡……

 

東北亞地理概念

 

東北亞和中亞地區一樣,也是分不同的概念,在不同的标準下分不同的劃分方式。這個依然涉及到地緣政治,所以各家的标準是不一樣的。

 

美國标準

 

美國對地理劃分的最後一次應該是在九十年代的時候,蘇聯死了就随便整了是美國的一貫作風。美國标準下的東北亞地區為:中國自山海關起的東北三省,加蒙古國東部地區(可以看出美國的節操),加朝鮮半島,加日本北海道,俄羅斯遠東地區,加庫頁島範圍為東北亞地區。

 

美國在這個标準設定的時候,是自己的标準,無法祭出聯合國大法了,你以為是美國地理什麼的标準?圖樣了,提出這個标準的是:美國外交關系協會。

 

中國标準

 

中國标準下的東北亞概念起步較晚,但是我們的劃分方式是以松花江主河道為界往北至俄羅斯境勒拿河未界以東堪察加半島止,南部加上庫頁島和日本北海道為東北亞地區。

 

俄羅斯标準

 

俄羅斯毛子的東北亞地區指中國山東半島+朝鮮半島+日本全境+俄羅斯遠東地區到俄羅斯堪察加半島為東北亞地區。

 

所以,三個标準中~美俄标準較為貼近,中國标準則獨立于山巅。愛咋咋地,我就這麼劃分是三個老流氓的一緻想法。

 

真實的遠東


我們很多人翻開地圖的時候,都會看在北方那遼闊的土地,一提到江北六十四屯,大多數人都會摩拳擦掌。但再一看毛熊家裡聳立着的那些導彈發射井,還是算了吧。那麼,對我們如此近,卻那麼陌生的俄羅斯遠東,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

 

俄羅斯遠東,在俄羅斯的行政區劃上被歸納為遠東聯邦區,曾經在滿清時期被割讓出去。尼布楚條約成了中國永遠不爽的事情。至今《尼布楚條約》都是中俄民間感情上最扯淡的一個事情,在俄羅斯那邊,他們是全民政治大國(所謂沒事兒喝酒,喝酒就聊政治,不聊政治不是人的國家),俄羅斯人對《尼布楚》的看法是那是不平等條約,而中國這邊看依然覺得《尼布楚條約》是不平等條約。

 

俄羅斯人可以說是世界上對土地欲望最嚴重得有一個民族,他們認為當年俄羅斯人的活動範圍已經深入到了今天的中國黑龍江等地,所以正确的姿勢應該是把中俄邊界以山海關為界。這個可不是開玩笑的,在沙俄時代之後的蘇聯時代,蘇聯的政局裡依然有土地狂魔們這麼認為,始終認為東北是蘇聯的不是一個兩個。

 

但畢竟這樣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俄羅斯人現在那種酸爽其實和我們的酸爽是一模一樣的。在俄羅斯那邊,特别是在烏拉爾山以西的歐洲部分,千萬記住不要和俄羅斯人聊《尼布楚》問題,除非你們關系很好的話……

 

那麼現在的俄羅斯是什麼樣呢?當然,我們說的是東北亞,暫且不說俄羅斯烏拉爾山以西的地方了。就說遠東地區……

 

事實上是如今的俄羅斯遠東逐漸的真空化,并且這種情況目前來看已經不可逆,遠東地區的人口越來越稀少,俄羅斯也是抓耳撓腮,已經嘗試了一切可以去嘗試的辦法。

 

人口真空化是非常非常恐怖的事情,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來說明說明是人口真空。比如說在中國曆史上有個階段,滿族人建立的後金政權在取得了中原的控制權後,開始逐步的往中原方向遷徙,畢竟好日子誰都想過,在那年月的東北其實沒啥好過日子的,況且去中原就是達官貴族,當個大阿哥和小燕子愉快的在沙灘上奔跑肯定好過在東北那嘎達好的多。

 

所以,滿族人離開了之後,當地的人口就越來越不足。直到變成半無人區,這種局面非常的尴尬,因為人口出現真空。任何國家不分時間,地點,隻要出現人口真空就會被其他國家的人群所擠占。所以丢失土地就是必然了。其實俄羅斯的情況和當年的滿族入主中原有一點類似的地方,開發這事兒是很偉大,但是人類的通病就是——偉大的事情讓偉大的人去做吧,大爺要去莫斯科喝伏特加,那日子多滋潤是吧。

 

在遠東的俄羅斯人抛棄了成片成片的土地,原因很簡單,俄羅斯遠東地區的青壯年們更喜歡城市生活,而不是在遠東這個冷的尿頂人的地方挖泥巴玩兒。所以年輕人的快速流失和東歐集中化,導緻俄羅斯遠東地區的人口進一步的衰退。農場的忍受不夠,而遠東地區的人口已經開始老齡化,所以俄羅斯人口真空在遠東已經開始了至少十年。

 

我相信中國的一句古話,如何得到就如何失去!曆史就這麼輪回了過來,重演着當年清朝丢失遠東的一幕,不過雙方的角色互換了~

 

那麼俄羅斯到底在想辦法嗎?

 

作為英明神武偉大正确的普大帝來說,自從他上台開始俄羅斯遠東地區真空化就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了。俄羅斯遠東地區被俄羅斯人抛棄的後果非常嚴重,因為俄羅斯的版圖應該是東西兩部共同發展,但是遠東地區和東歐地區有一片廣闊的森林,那兒叫西伯利亞森林。這片凍土中間幾乎沒有什麼能拉起東西兩個地區的鍊接城市,所以經濟交流變得越來越困難。

 

在蘇聯時代,因為斯大林同志這個人比較毒菜,發動“義務勞動”,貫穿了整個西伯利亞,修築了公路,并修築了鐵路。拉起了遠東和東歐地區的紐帶,并且當年斯大林沒有什麼人跑了沒辦法的問題,他的想法很簡單……把烏克蘭、高加索等地區的想多了的犯人們(敏感詞自動腦補),猶太人一類的全部送到遠東去,不就機智的解決了遠東人口稀少的問題?

 

但是,普京作為穿了闵煮衣服的人,是不可能這麼幹的。所以普京作為一個牛逼閃閃的人,也遇到了蛋疼的事情。因為老邁的鐵路和公路,已經快三十年沒有維護過了,如果一旦失去紐鍊接紐帶。那麼遠東地區倒入東亞經濟圈将不可避免,并且東西差異化會進一步的加劇本地人的流失。如果不進一步的遏制,那麼一旦出現沒有俄羅斯人的遠東,那所有的一切都将無法挽回。

 

值得一說的是,當年俄羅斯還處于沙俄時期的時候,清朝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就是遠東真空化的問題,雖說外東北地區曾經是女真人活動的地盤。但是滿清打下了江山後,說實話……滿族人誰特碼想在冷的尿頂人的地方喝西北風?皇親國戚們但凡是有點關系的都去南方過好日子了,誰特碼的不想去啊?誰不去誰二逼對吧,所以滿人入關在順治皇帝時期就大規模的開始了,而滿清又不願意讓漢人進東北,因為誰都有點……保護祖宗産業,維持龍興之地的意思。于是整個外東北就出現了和俄羅斯今天一樣的情況,走幾百裡甚至上千裡都不見人煙。

 

而此時的俄羅斯人,則跟随着森林資源不斷的東進。讀過俄羅斯曆史的,應該知道……當年俄羅斯被迫往東走,其實一方面是找傳說中的不凍港,二方面就是開發森林資源,那時候的俄羅斯獵戶們,跟随者森林一路往東。他們機智的發現,沿着蒙古高原邊緣過去後,隻要靠南那貂、虎、鹿就會多一些,而往北收獲就會少一些。

 

任何一個獵戶,都會跟随獵物前進。比較往北方走,太冷了……獵物也會變得稀少起來。所以滿清不願意呆着的地方,就變成了他們的狩獵場。如果我們從戰争角度看的話,俄羅斯是勞師遠征,跑了上萬公裡到外東北,必然是力量不夠的,因為沒有補給線。所以,俄羅斯人選擇的并非是尼布楚條約時的和滿清開戰,而是打遊擊,反正隻要滿清的軍隊路過了,就趕快收拾收拾就跑路。等滿人軍隊走了,再回來就是了。于是遠東的俄羅斯人越來越多,最終形成了城鎮,于是修築了冷兵器時代最牛逼的防禦建築,棱堡!于是遠東不丢也得丢了。

 

俄羅斯的經濟發展不平衡,導緻人口往東歐流動。和當年的滿清入關後,親戚們拼命的往内地跑是一樣一樣的啊。

 

所以真空化是必然,而普京當初也是很想解決這個問題的。于是普大帝和姐夫商量之後,提出了一攬子計劃!

 

當然,倒黴催的俄羅斯自從闵煮了之後,俄羅斯的扯淡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活生生的把大帝和姐夫的一攬子計劃變成了一籃子計劃。聽起來好像是沒錯的,結果大多都是……大帝回家玩兒籃子的節奏。

 

但是普大人依然在努力,不為了别人至少為了姐夫對吧……所以,現在遠東問題上,俄羅斯首要的問題是如何解決人口真空的問題。

 

這個計劃就是……

 

如何坑的大帝和姐夫沒脾氣?這是一門技術活

 

普大帝接手了葉利欽時代那經過了所謂的休克療法後的俄羅斯,基本真的要休克的,于是普大帝在快速的解決了東歐的問題後,開始琢磨……這個頭疼的遠東應該如何解決。

 

于是他們想了很久……決定作出兩個計劃,

 

其一:重建西伯利亞鐵路和公路網

其二:加強遠東貿易,但一定要提防中國人。

 

于是很快的就開始了第一個計劃,重新翻修西伯利亞大鐵路。

 

各位可能會問,那鐵路不是好好的嗎?為什麼要翻修?因為俄羅斯西伯利亞鐵路在2000年的時候,運輸速度已跌破45公裡每小時,如果進一步的跌下去,後果會非常嚴重。但是因為俄羅斯的鐵路已經徹底私有化,所以對于俄羅斯鐵路公司來說,這筆錢實在是太大了,索性将就用着得了。

 

而鐵路的速度每年都在下降,至2007年時,俄羅斯鐵路西伯利亞鐵路以降低至約30公裡每小時。于是大帝一拍桌子,尼瑪不修是不行了,再這樣下去……如何面對遠東父老鄉親?于是在俄羅斯聯邦政府的支持下,俄羅斯鐵路公司在得到了貸款後,決定先拿230億盧布翻修遠西伯利亞鐵路六個區段的鐵路。這筆巨款折合人民币約29億人民币!

 

不得不說,這事兒也隻有俄羅斯人幹得出來了。一條接近一萬公裡的鐵路翻修,拿出29億人民币去撒鹽巴!按高寒帶鐵路修建,以青藏鐵路為例,每公裡成本是三千萬人民币也就是說29億人民币,如果交給中國人修也僅僅能修100公裡。我們不懂鐵路維護,但是我們會做算術題,29億翻修9200公裡的鐵路,平均每公裡的翻修費用為3.15萬元。說實話……就是翻修下柏油路這個錢都是在撒鹽,何況高寒帶鐵路了。

 

當然,俄羅斯人用事實告訴我們,我們的假設是正确的,偉大的,英明的,因為這點錢根本就是屁事都幹不了。純屬于坑普大帝的錢的行為,在提出翻修鐵路後的幾年……西伯利亞鐵路被修殘了,因為根據中國商務部俄羅斯參贊處給出的數據:“2012年的俄羅斯西伯利亞鐵路,在2012年上半年西伯利亞鐵路的列車平均開行速度為每晝夜228公裡,或是每小時9.5公裡。

 

而一般行人走路的平均速度約為每小時6公裡。與2011年上半年相比,俄羅斯鐵路的貨物運抵速度每晝夜下降了37公裡,或是下降了14%。”根據這個速度,從遠東出發到達東歐,西伯利亞鐵路的全程為9200公裡,需要至少四十天的時間才能将貨物運送到目的地。這個速度如今依然在降低!

 

于是大帝真的要吐血了……

 

因為鐵路真的搞不定啊,完全是被那幫狗逼給坑了,你要說那些錢拿去修鐵路了,還把鐵路從自行車速度修到了走路的速度。要說花錢了,鬼才相信。

 

當然普大帝完全可以說剛才那個不算,因為……他還有第二招:

 

發展遠東地區的經濟貿易,留住人口!

 

想法很美好,可是現實太骨感啊。

 

在葉利欽時代,作為坑爹專業戶的葉利欽和日本進行經貿合作。到了普大帝時期,你别看普大帝和姐夫唱二人轉一天吓唬日本,動不動就是轟炸機圍着日本飛一圈。但是經貿合作俄羅斯一直都在和本子玩兒,因為遠東在日本海沿海。如果和日本搞好關系了,日本又不敢惹毛子,那遠東經濟滞後問題不就解決了?

 

可是本子太坑爹了,自從毛子和本子合作之後。本子一天到晚隻知道給毛子賣二手豐田車,二手摩托車一類的爛貨,至于遠東急需的諸如生活用品,食品等……本子很真誠的告訴大帝,這個真的沒法解決……因為日本自己吃的都要進口,衣服都要從中國進口,實在是不好意思了思密達!

 

在和日本合作後不久,解決遠東問題更重要的一個坑爹事出來了……俄羅斯遠東地區的主要國道已經爛的不行了。必須翻修了……再不修濱海邊疆區、阿穆爾、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等靠近中國還能稍微維持,可在西伯利亞地區的雅庫特、埃文基等那是真的會變的上不沾天下不着地啊……

 

大帝不得已,一邊催促鐵路問題,一邊還要解決西伯利亞地區公路的問題。結果公路修的就是個坑爹啊,還不如不修,不修之前西伯利亞區的公路雖說慢一些,至少是能跑貨運的。結果大帝撥款修路之後,被那幫坑爹貨把路全打碎了,然後告訴大帝……錢不夠。這特碼是何其卧槽,俄羅斯的經濟在那時刻的情況雖說一直在好轉,但也經不起這麼折騰啊。

 

2013年,喜大普奔的普大帝終于眉開眼笑了一把,投巨資,并收攏工程(不分包)的形式将公路建設拿給了梅德韋傑夫的親戚開的一家建築公司“俄羅斯工建集團”等公司承保,反正分出去是要被坑,不分出去讓自己人掙錢了。大帝大不了腰一叉站在紅場對着俄羅斯人說:“你們他媽的來打我啊”

 

但這一招是非常有效果的,因為俄羅斯在13年,長奔十年終于建設出了那條從東歐到遠東的公路。一級公路……而且全程柏油路~大帝表示……老子真特碼的牛逼,我都佩服我自己。但是……公路貨運在13年之後暴漲了38%,因為遠東貨車司機很有節操的罷工了一把。大帝氣的卵子都要扯下來扔了的節奏,幹他妹。本來就想依靠公路系統緩解鐵路貨運太慢的壓力,現在又來這一手……

 

而中國,正在發展期,國内經濟不均等導緻農民隻能賺很少很少的錢。于是在東北黑龍江一帶的農民率先出動……他們在90年代中期就越過了黑龍江,到俄羅斯開墾土地。種植糧食,蔬菜。

 

因為中國這邊人口壓力大,所以人均耕地少。而俄羅斯那邊,你有多大力氣就能搞多少土地種植。結果最開始去的人賺到錢了……緊接着就是人口壓力比較大的省份的人得知這些消息後,懷揣幾張鈔票,購買一些農具就往俄國跑。

 

當年葉利欽曾經下令驅逐在俄國遠東地區的中國人,甚至在公開場合形容中國人是蝗蟲一般。但……葉利欽不能殺死這些中國人,于是驅逐……驅逐。不斷的驅逐!

 

而中國人則是你來了我就跑,你走了我繼續去種。到90年代末期,在俄羅斯遠東地區的中國人(算是偷渡的)估計為數十萬人之多。

 

中國人逐漸增多,耕種俄羅斯的土地。賺了錢後就回國……

 

到了二十世紀之後,去種地的中國人已經多的驅散不了(驅散是有驅散成本的),普京同志以強硬的态度表示,希望中國能注意一點!

 

但……北京手一攤表示……我也無能為力。

 

在2000年之後,中國人甚至開始形成村落。中國人更願意和中國商人合作……所以,中國商人在遠東地區已經多的……不能想象。也就是說,遠東地區的人口,除了俄羅斯人就是中國人了。

 

中國人在遠東俄羅斯人建造的市場裡做生意,摳的吓死人。一間鋪面就包括了……住所和生意場所。他僅僅隻有十餘平米。而在郊外偷偷種地的中國人……更能吃苦。

 

最後,到了梅德韋傑夫時代……他不得不承認,中國人進入遠東已經是既成事實。于是……總理梅德韋傑夫和總體普京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從2007年開始,其他國家的公民可以租賃俄羅斯土地,最長期限為49年。

 

于是引發了中國農民開墾西伯利亞的狂潮……但不樂觀的是,這些中國農民幾乎都不放棄自己的國籍,哪怕他們已經在西伯利亞耕種土地超過10年!他們依然把種植所得寄回家去!有的農民種植十餘年賺了錢,就把農場交給下一個來種植土地的中國人,自己回家去了……

 

08年統計的數據。中國人在遠東地區種植蔬菜糧食,已經達到遠東總産量的60%以上。而到了2010年,已經達到90%左右。也就是說,俄羅斯遠東的種植業……已經屬于中國人了。而如衣物,如食品一類的商業活動幾乎也是中國商人在做。


俄羅斯人的壓力巨大,俄羅斯濱海邊疆地區甚至提出由中國農民取代俄羅斯農民的意見……但遭到了俄羅斯主流的否決,在莫斯科地區甚至以極度強烈的态度抗議中國的軟侵略。

 

俄羅斯人甚至偏激派甚至認為,普京和梅德韋傑夫是在出賣俄羅斯的遠東地區。

 

而中國甚至組建勞務公司,批量的輸送農民進入俄羅斯地區務農。務農的群體越來越多,姐夫和大帝已經有點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架勢,但無奈的是,俄羅斯經濟又越來越困難,驅逐成本高漲,加之俄羅斯基層基本都是要錢不要命的節奏,所以上面政策基本是沒啥人執行的,除非……大帝能沒事兒就讓莫斯科特勤跑一趟。不然,當地的官員們基本是不尿大帝的節奏。

 

當然,莫斯科的大爺們則更自信,表示隻要俄羅斯的核武器在手裡,俄羅斯一寸土地都不會丢!這種二逼想法在俄羅斯,那是普遍存在的,上到市長,下到普通人都迷戀武力。

 

而事實上,人口真空形成之後導緻鄰國的多餘人口溢流到本國是無法用武力解決任何問題的。因為……使用武力從成本上是不劃算的,再說了……假設中國人在遠東修築了一座大城,難不成莫斯科還能發核彈炸了遠東不成?

 

你說怪中國?北京表示……這特碼根本不管我的事情啊,大帝要多見諒,我也是在三告誡人民群衆不要做這種有礙中俄友誼的事情,大帝多多見諒,還麻煩大帝溫柔驅逐。可問題是,大帝沒錢,拿啥驅逐?就是請個吉娃娃去吓唬人,你總得撒兩顆狗糧潤潤吧?不然吉娃娃罷工了怎麼辦?


美麗的西伯利亞裡不美麗的規則

 

很多人的印象裡,俄羅斯是一個非常非常冷的地方。其實開篇就說了,其實俄羅斯并不是那麼冷,隻不過冬天和夏天的溫差特别大而已。在俄羅斯那邊夏天的氣候非常的宜人。這裡先說幾句地理常識吧。

 

中國往北走就是蒙古高原,而越往北就越冷。一句話就是沿着西伯利亞鐵路線的氣候後還尚可,溫度大緻就是中國東北的溫度。而繼續往西的話,跨越了烏拉爾山之後,那邊的溫度會降低大緻5到10度左右,溫度和内蒙,北京等地差不多。但是緯度越靠北越冷是定律,這裡就不再說了。

 

因為這個氣候原因,所以俄羅斯那邊的人,特别是社會經濟結構裡起着帶動作用的俄羅斯遠東中産階級們,到了寒冬來臨的時候,他們就會選擇去歐洲避冬~個别毛子還會往中國的海南等地跑,而東北的毛子就更多了。他們如同候鳥一般,如大海的潮汐一般,來來往往。

 

但是,這樣會造成一個嚴重的問題,中産階級在遠東掙錢,但是消費卻是在歐洲。那麼,遠東地區的經濟就是一直處于惡化狀态。因為所有人都在搜刮地皮的節奏。

 

這樣的話會造成經濟持續性的降低而資本活力越來越不足~看客你也許問會了,歐洲花費不是更貴麼?遠東的毛子是吃多了去歐洲消費?

 

實際上,毛子的糧食主産區是在東歐地區和新西伯利亞地區,毛子的東歐區的糧食充足,工業活力尚可,加上人口集中所以商業成本比較廉價。所以,毛子的歐洲區的物價低于遠東區,而遠東區的物價那麼高,收入卻沒有歐洲區的好。這樣就造成了底層勞動力往歐洲移動,而中産及以上的人則在遠東毫無節操的掙錢。

 

他們的固定大宗資産可能是在莫斯科,可能是在聖彼得堡,而遠東不過是掙錢的地方,人生中的暫住地而已。所以大宗資本不會留在遠東地區就算了,因為隻不過是暫住,人就是短視的。反正能掙錢就掙,能突破規則那最好,反正能撈到錢,他們連普京大爺的石油都敢偷。

 

你絕對沒有瞎,他們連中俄石油管線的石油,天然氣都敢偷來賣錢。他們可以帶着中國人盜伐木材,可以帶着中國人買遠東的漁産,用極低的價格售賣掉。當然,他們也可以為了促成一筆交易,一順手就是多少平方公裡的木材送給誰誰誰。這一切都是違法的~大帝和姐夫是不允許的,但是……有個屁用。

 

行賄這種事情往往不需要中國人去做,因為和中國人合作的毛子商人直接搞定上下遊。除非莫斯科那邊過來特勤大隊,遠東這邊基本可以當土皇帝。大帝命令遠東的毛軍去巡邏管線都是沒用的~因為腐敗從上而下,完全無視莫斯科的一切法律。

 

這讓大帝比較蛋疼,因為這樣會造成遠東的分離主義出現,而現在的默認事實就是~遠東各個州,國等都是自己搞自己的,大帝也别指手畫腳,最大限度的自治權(比貝利亞時代更吓人的自治),甚至于個别地區不用給大帝交稅,自己玩兒自己的就是了,大帝還得花請他們貪污。

 

至少在我們的世界裡,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在俄羅斯的闵煮世界裡,這一切都是可以有的。但是,就這樣都還是喂不飽地方的官員們

 

他們收普京的投資,直接黑吃黑~他們也收商人的行賄款,有時候還收了錢不辦事。他們坐擁遠東國有資産的分配權,這一切都還不滿足,他們甚至于希望世襲罔替的地步。爹當完了兒子上,在遠東家族政治,老人政治,繼承制政治都是無敵的。而老百姓至少還是可以選一下那基本沒啥卵用的市長什麼的,然而就是沒啥實權的市長都還是那票人控制着一切。反正就是選A我的人,選B還是我的人,選C還特碼是我的人,你說要選D?

 

對不起,D昨天喝酒喝多了,在門口給凍死了~



瘋狂的物價1

◆ ◆ ◆

 

俄羅斯遠東地區的悲劇前面已經說到了,已經和老大爺賽跑的鐵路,大帝很着急,但是……然并卵,俄羅斯西伯利亞鐵路2014年又開始了新一波的籌款,據說籌款規模要到百億美元,目前看……非常懸了。

 

公路吧,把大帝的坑的簡直是不要不要的。好不容易修好了兩條貫穿俄羅斯東西兩邊的公路線吧,俄羅斯的公路貨運價過貴,目前是一路攀升的節奏。主要原因是盧布和國際貨币對接的問題,俄羅斯的國力還是太弱了。所以,貨運漲價也是司機們不得已的選擇。

 

在2013年的時候從莫斯科發公路貨運到海參崴的價格,已經不是一般商人能夠承受的了。鐵路貨運依然慢的要死要死的,更重要的是俄羅斯鐵路公司現在是私有企業,所以優先運載他們貿易公司的貨物,這個情況和國内有點類似,車皮不是那麼好拿的~所以,在某種程度上說,俄羅斯的鐵路壟斷催生了大宗貿易公司壟斷兩地的貨物交流。其實西伯利亞鐵路再慢,運送糧食,耐久性比較好的蔬菜,肉類還是沒問題的,但是……

 

現在奇葩的一幕出現了,當然這一幕已經上演了四五年了~遠東地區的商品供應居然是從黑海上船,然後船舶穿越伊斯坦布爾海峽,進入地中海,然後進入蘇伊士運河,橫穿印度洋進入馬六甲海峽,然後再進入中國南海,北上進日本海,然後……到俄羅斯的幾個主要港口卸貨。商人已經被逼到這種地步……至少在中國,這一幕我們是無法理解的。

 

當然,更悲劇的是承擔這麼長路線的海運的公司不是俄羅斯的公司,主力運輸公司依然是中國的貨輪進行運輸。比如一艘貨輪從中國的甯波港裝貨物出港,假設目的地是在烏克蘭或者是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那麼返程的時候可能就是空載,所以便宜點也是拉貨的。

 

然後我們完全無法用一般思維理解的是,中國貨輪居然和俄羅斯西伯利亞鐵路形成了競争關系。中國貨輪從俄羅斯新羅西斯克港運貨出發,速度上基本和俄羅斯西伯利亞鐵路的到站速度一緻,而價格基本會便宜一半不止。如果是同一家中國貿易公司的租約貨輪,那麼運輸成本甚至可以更低。

 

這樣俄羅斯遠東的經濟呼吸是伴随着中國對歐洲貿易的頻繁度而決定的,這是普京大人氣的回家日吉娃娃的主要原因。俄羅斯東歐區和遠東區的經濟交流是取決于中國和歐洲貿易的頻繁度而決定的……普京隻能吐血,但是這種情況越來越嚴重。

 

因為中歐貿易的規模越大,那麼成本就越低,而成本越低的時候中國貨輪對西伯利亞鐵路公司的壓力就越大。而鐵路公司現在最尴尬的就是,用提高價格的方式來的加大營收力度的話,那麼貨主流失速度會更快,這無疑讓俄羅斯鐵路公司陷入一個非常尴尬的境地。

 

所以,在東歐,俄羅斯家裡蹲大學畢業的那幫磚家們在2013年的時候建議梅德韋傑夫同志,“收窄俄羅斯港口吞吐量~這樣才能刺激本國經濟互動性,順便磚家表示,他不是鐵路公司的托。姐夫氣的牙癢癢,照俄羅斯磚家的意思,還不如直接他大爺的閉關鎖國算了,這大露西亞是藥丸!

 

而這個建議剛剛提上去,俄羅斯港務公司的立即跑去莫斯科抗議,說不要聽信了小人奸計,要是這麼幹的話,俄羅斯的未來如何如何的。弄的梅德韋傑夫左右不是人~

 

但是,這樣的局面最大的問題是經濟互動如前面所說的,中歐貿易頻繁的時候,俄羅斯鐵路公司,貨運公司都要倒黴。而中歐貿易不頻繁的話,那麼俄羅斯鐵路公司已經虧損好幾年了,倒是鐵路底子厚,親兒子,随便虧,但是貨運公司就要抗議啊~如果不提高貨運價那麼貨運公司就無法生存,一方面提價一方面還有蘇聯思維,要求……普京大帝給補助。普大帝直接摔屌表示,MB有種單挑,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大帝和姐夫愁得慌,但是又沒啥辦法……這就是個悲催的路子,至少到現在為止,這個局面依然有點尴尬的說。倒是莫斯科那邊的提法多了去了,什麼直接發展大飛機路線,走航空貨運,組建全球最好的航空貨運公司,說的好聽……但是基本都是跑去騙普大爺的。基本和鐵路公司騙普京是差不多的……大帝落坑裡落久了,也就知道深淺了,一律不答應,先湊合着。

 

而這樣的話,遠東的物價就極其不穩定,因為受到中歐貿易呼吸的節奏而進行市場自我調整。假設有那麼一兩個季度中歐貿易下跌,或者是歐洲對中國出口量增多的話,俄羅斯的垃圾貨就沒人運了,鐵路公司反應速度跟不上的話,遠東物價嗖的一下就起來了~飙的不要不要的。

 

當然,遠東人民在這種坐坐過山車一樣的物價裡也學會了适應,在物資比較便宜的時候大量的購買生活必需品,在物價可能會上升的時候就可以規避一部分生活成本。但是,有個屁用,這基本等于……你有你的狼牙棒,我大俄羅斯人民有我的天靈蓋。

 

瘋狂的物價2

◆ ◆ ◆

 

根據瘋狂物價1裡的情況,俄羅斯的悲劇就這麼出現了,經濟嚴重不穩定,物價不穩定的情況時有發生,而莫斯科基本是沒啥辦法的。因為一旦輪船和鐵路産生了競争關系後會導緻俄羅斯的經濟出現兩頭大的情況,也就是東歐和西伯利亞區,形成一個一大一小的兩個相互不聯動的經濟區。而遠東經濟區則直接依附中歐經濟脈搏,這幾年則有直接倒入中國經濟圈的趨勢。

 

當然,這個不是什麼問題,一切竟在掌握中。真正的問題是一旦形成兩極化的話,俄羅斯中間地帶——西伯利亞聯邦管區下的5州4國3邊疆會徹底變成經濟真空區。一旦中間帶經濟發展嚴重滞後的話,當年沙俄時期到蘇聯時代苦心經營數百年的中轉地就會破産,而現實是貝加爾旁的伊爾庫茨克、克拉斯諾亞爾斯克等典型的中轉城市已經連續十年人口下滑,西伯利亞聯邦管區已經出現沒有人的鬼城。

 

而普京基本沒什麼辦法,然後姐夫想了一個“妙招”,在梅德韋傑夫當政的時候,光榮的宣布蒙古國的人和俄羅斯人民的天然朋友關系,一句話說就是……隻要蒙古國的人願意去西伯利亞管區内,特别是那些人口下滑嚴重的地區,可以給闵煮俄羅斯的國籍!當然,隻要是東歐區的老百姓願意去那些地方的話,分房子喲

 

結果導緻東歐毛子不想去,蒙古人倒是跑的嗖嗖的,蒙古人有一個壞毛病就是酗酒,嚴重的比毛子更吓人而且喝酒就斷片,斷片就沒了理智,滿大街群毆是常有的事情。一群酒鬼和根本沒錢離開西伯利亞的毛子酒鬼遇到一堆了,還能幹啥正經事?

 

你絕對沒瞎,一群蒙古國毛子和西伯利亞毛子們喝大了就去扒火車,當鐵路遊擊隊,偷大帝鐵路火車上的東西,因為喝醉酒扒火車……年年都碾死一堆人,要不就是在扒上火車了,幾個毛子慶祝一下再來一瓶,直接睡着了。火車過站了……毛子貨運火車又不帶暖氣……于是經常發生火車到站,清點貨物發現還有活凍毛子這個商品。

 

當然,這些都不是啥大事,更蛋疼的是治安混亂,正經事不幹,一天到晚打架鬥毆,弄的烏煙瘴氣。毛大帝隻能攤手表示……怪我咯?

 

而毛大帝要抓遠東吧,東歐遠東兩頭大,中間小。走順退路線吧……啥辦法都用了,西伯利亞管區的人口依然在流失……大帝和姐夫表示,表說話,他們要見一下靜靜!

 

瘋狂的物價3

◆ ◆ ◆

 

經濟交流的困難導緻了俄羅斯東西兩部分居然是依靠中歐貿易頻繁程度而決定,對于俄羅斯來說是一個非常不好的事情,普京一直在這方面做努力,但是然并卵。

 

而整個遠東地區,現在最大的問題依然是物資補充不均衡,住在遠東的話,前幾年夏天和冬天的菜價簡直就是半年天堂半年地獄的節奏。在10年之前,俄羅斯還有一些貿易保護措施,所以冬天的時候西伯利亞公路和鐵路加上俄羅斯商人租用中國商船運送物資到遠東,價格上基本和黑龍江貴不了多少。

 

而夏天的時候,西伯利亞凍土帶融化之後就是無盡的沼澤公路,一望無際的爛路啊,物資運送速度立即就降低了,新西伯利亞地區的蔬菜瓜果基本運不到目的地在車上就爛光的節奏。那幾年中國的隔熱闆在俄羅斯賣的還挺好,用于隔開蔬菜,防止蔬菜發熱而爛掉的一個小玩意兒。

 

冬天到了的時候,一些地方的物價就會上升的極快,新鮮蔬菜的價格可以上升到按人民币計價白菜接近三十塊一斤的水平上去,西紅柿可以買到五十元。所以,遠東的人口變得很不穩定,當然西伯利亞管區的人口也是這樣。我們都知道中國的春運如何如何,其實大概八九月之後,俄羅斯毛子們就開始遷徙,去東歐居住,開車走的,乘坐鐵路走的人非常多,人口呼吸基本和中國差不多。但是毛子是規避昂貴的生活成本,而中國人則是為了尋求掙錢的機會。兩者不一樣。

 

所以到了冬天的時候,毛子的食物大多都是适合窖藏的東西,比如說包心菜,蘿蔔,土豆,肉類基本都是牛羊肉和豬肉居多,放在地窖裡吃。因為缺乏蔬菜瓜果,所以維生素片在俄羅斯遠東地區是窮人的标配,特别是一些俄羅斯漂亮的年輕姑娘們,家裡基本都是維C泡騰片什麼的準備着,畢竟那邊冬天的物價太過于昂貴了。

 

因為吃的差,毛子姑娘的保質期也比較悲催,十幾歲的時候簡直如花似玉,二十多就變成老大媽的不是一個兩個。但事實是,在遠東的俄羅斯人大多都是農民占主要人口,我們不能看比如海參崴這些中小型城市的毛子生活水平,其實在居民點上的那些俄羅斯人,忍受着劇烈變動的物價,是很不容易的。

 

在08年後,俄羅斯的境況稍微好點了,姐夫和大帝表示有錢了,也開始制衡物價,甚至給遠東學校的小盆友們,歲數大的俄羅斯人發普京果籃,果籃裡有一些蘋果,梨子,俄羅斯窮人們比較難看到的菠蘿,香蕉等熱帶水果。普京賣的一手好萌,那幾年,姐夫和普京整天在電視上關心俄羅斯人,但是基本就是然并卵。

 

那邊的腐敗現象嚴重到什麼地步呢~當時說發果籃的時候,普京還讓莫斯科特勤過去了,監督着,水果是上岸了,琢磨他們也不可能自己吃了,就讓他們自己給居民點的局面發放所謂的來自莫斯科的關懷。而事實上是,基本都到了居民點附近鄉鎮裡的倉庫,莫斯科的人一走,水果就返銷給中國商人。那兩年,黑龍江人民居然能吃到從俄羅斯進口的菠蘿和香蕉……

 

普大帝也不是不知道這些事情,但是基本是沒啥辦法的,雖說有任免權,但是遠東的人口少,東歐區的人是不願意去那邊上任的。所以,随便怎麼弄都是爛貨。畢竟就那麼多點人,還能選個花出來。而莫斯科那邊又沒法直接委任地方的一些官員,畢竟官員是一整套系統,所以很多時候都是換湯不換藥,該咋整咋整。

 

在俄羅斯,每到夏天的時候都是官商勾結的時刻,哄擡物價到什麼地步呢……比如在2011年雅庫茨克官商勾結哄擡附近居民點的物價,一些地方居民點的老百姓甚至因為饑餓到吃野菜的地步。因為通往雅庫茨克的路,夏天會化凍。所以,在俄羅斯的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是很奇怪的,比如有的地方是冬天物價會上漲,而有的地方是夏天物價上漲。而且,靠南的地方穩定,靠北的地方不穩定。

 

當然,這一切都是取決于俄羅斯盧布穩定為前提,但俄羅斯盧布一旦不穩定了,遠東的物價就會瘋狂的漲。比如說俄羅斯被經濟制裁導緻俄羅斯盧布貶值嚴重,貶值嚴重的時候會不利于俄羅斯進口,所以……物價瘋長。

 

在俄羅斯遠東的俄羅斯人,說實話,他們就是上演着真是的冰與火之歌!他們就是被帝國遺忘的守夜人們~

 

普京大人僅能表示的就是……從感情的角度關心他們。

 

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遠東加盟國和各州的離心主義越來越嚴重,比如說赤塔州,猶太州等,公開違背莫斯科的命令私自承包山場,以極低的價格包斷給中國人,用于砍伐木材。而普京也隻能睜一眼閉一眼,畢竟……你要不準他這麼做,那邊的州一句話就是……沒錢,橋要修吧,路要補吧,電力得做吧,啥不花錢?你普京不要我們這麼做,那你給錢就是了呗。而普京明顯不想給錢……那就拉倒。該咋地咋地……偶爾莫斯科那邊還要過來打秋風分贓~

 

離心主義的出現,對于俄羅斯來說…隻能依靠一下精神的力量了

 

用愛團結俄羅斯——普京宣!

 

遠東衣食住行——熬冬春的郊區農民底層

◆ ◆ ◆

 

曾經的俄羅斯遠東是消費力旺盛的代名詞,至少相對于中國來說,好像我們記憶裡毛子都挺有錢的,但是幻想很豐滿,但是現實很殘酷。

 

在俄羅斯遠東,靠近中國的海參崴,赤塔等地,說實話貧富差異巨大的喪心病狂的地步。其實要我說的話,全世界都一個鳥樣子,有錢的有錢的不行,沒錢的窮的不行。走過這麼多地方,說實話還是覺得國家強大的地方好的多,什麼事情都有一個底線。而國家弱小的話,那麼底線就不存在了。

 

其實看一個國家到底具備什麼競争力,其實都是見微知著的事情。一個國家如果差異化到了沒有底線的地步,那麼這個國家其實也不會強大到哪裡去。亦如中國再沒有底線,至少老百姓還能吃一口飯,有一份工作,哪怕這個工作是洗盤子,還能養家糊口,至少還有衣服穿,至少還有社會安全。亦如美國的貧富差距依然很大,但是不至于說是連翻垃圾桶都沒有食物的地步,至少活命還是可以的。

 

強大的國家就是這樣,至少還有人性應該有的底線。而弱小的國家則不一樣了,至少各位看官有空去海參崴的話,或者去赤塔的話,他們的垃圾桶比你的臉還幹淨。

 

強大的俄羅斯,居住了接近原始的俄羅斯人。他們耕作到了什麼地步呢,中國人耕種土地畝産量可以達到俄羅斯農民的三倍到四倍的産量。這是大多數去俄羅斯的商人們看到的事情,但是大多數人得出的結論是俄羅斯人比較懶惰。

 

但我看到的卻不是這樣,因為那邊也有當年倒黴催的那些某個時期跑過去的中國人,和俄羅斯人結婚成為俄羅斯農民的中國人們,交流起來還算順暢。在他們的口中得知的情況可是有點虐人的說......

 

他們并非不勤勞,原因嘛……他們種植糧食後,用人力進行耕作,因為蘇聯時代留下的那些機械設備已經不能用了,而且修理店裡的配件基本是越來越少,而現在俄羅斯産的那些農機他們又買不起。所以他們用牲口,東北那邊曾經還經常能看到的俄羅斯挽馬來拉貧瘠的土地,用馬車去樹林裡運落葉施肥。

 

該種植糧食的時候也是遠東春暖花開的時刻了,他們甚至買不起糧種而選擇用自己的糧食來當種子!這在中國幾乎是無法想象的事情。然後農作物剛剛冒頭的時候,中國在那邊耕作的農民已經開始噴灑農藥,但是他們比中國農民更辛苦,因為他們用的是原始的方法,燒草灰撲蟲子……那基本是沒啥用的。

 

到農作物的苗長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赤塔森林裡有一種紅螨,會挂滿農作物。這個時候就是考驗俄羅斯農民的時刻,有錢就趕快去買藥,沒錢的就看運氣了。成片的作物死亡,但是無能為力。如果遇到蟲災的時候,中國的農田比如說玉米已經高過人了,俄羅斯農民的玉米已經被蟲子吃的變成一根棍子。沒錢……這是個悲劇。

 

我也問過他們,那麼你們為什麼不在好年頭的時候,賣出去糧食的時候就去買藥呢?總不能一直這麼幹下去啊,但是……俄羅斯農民的孩子多,一大家子要吃飯,要穿衣,什麼都得花錢。所以活在當下還是改變未來,他們的選擇是,活在當下,因為每一年都是要熬冬春的!

 

他們隻能去偷,在中國農民種植的地裡半夜悄悄的去偷玉米,土豆。隻不過是為了生存而已。我問他,為什麼不去砍伐木頭呢?那麼多人都在砍伐,很簡單……當地的勢力根本不允許當地的俄羅斯人染指這一切。因為每一個山場,就算是盜伐,那也是有主子的山場,可能是當地某個富人承包給中國奸商的山場,他們用機械砍伐。也可能是政府直接承包給了中國公司。所以工作機會往往非常的少。當然,插一句是站在中方角度是……毛子會偷木材和爛酒,怕出事所以能不請就不請。

 

于是,一少部分俄羅斯人導緻大部分的窮苦俄羅斯人連工作機會都沒有。他們隻能偷土地裡的玉米,土豆,如果有機會的話就去木料場三五成群的偷已經改好的木料,闆材,找人賣掉。風險極高!但是為了活命也得這麼幹。

 

他告訴我說,這沒辦法,所以愁人的很,隻能喝酒~醉了就好。他們居民點周圍的俄羅斯人的想法也和他差不多,醉了就好了……不要去想那些殘忍的事情,不要去體驗殘忍的生活。

 

在赤塔附近的那些居民點,經常聽到三五幾個三五十歲的毛子大叔,手裡提着酒瓶子坐在路邊,喝的爛醉,高聲的合唱着蘇聯時代的歌曲,唱着那些我們都熟悉的旋律——如《國際歌》,唱着唱着就哭,哭着哭着又開始笑。他們的内心活動應該是非常非常複雜的,守着廣闊的土地,卻無能為力。

 

現代農業,需要錢,而他們沒有錢。普京看着糧食産量下降,居然下了狠招,居然得到了東歐的毛子們的支持,因為畢竟那邊才是俄羅斯的主體。普京支持現代大農場,于是……遠東土地兼并的非常的嚴重,很多毛子在熬冬春的時候,頂不住了就把土地賣給那些公司,那些公司根本不會種地,轉手就租給了中國人。很多時候,毛子也就折合人民币千元就賣掉了一公頃的土地,而毛子公司租給中國人兩三年就回本。接下來就是慢慢吃……而普通毛子們的生活來源就越來越困難。

 

從數據上看,遠東的糧食産量開始恢複,但是從現實裡看,日子越來越艱難。而梅德韋傑夫說要重整銀行體系,幫助窮人,發放小額貸款。我問他,那不是挺好的嗎?你不是可以去貸款嗎?

 

但他們說;貸款下來後,當地政府聯合銀行,直接把錢貸給了那些承包土地的俄羅斯公司。儲蓄所就沒錢了,然後他們就貸不到款了。

 

然後,俄羅斯個别地方甚至出現了高利貸公司,拿着普京發下來的惠農貸款,然後轉手就是高利貸貸給農民們,貸款的時候是土地抵押。隻要第二年還不上,按照俄羅斯法律,私有至上……那些公司就成片成片的兼并土地。

 

所以,有灌溉設施的俄羅斯土地,兼并的非常嚴重。去遠東的中國人看到的是用大型機械耕作的農田,但是……真正的俄羅斯人們,他們守着的是夏天沒有排澇,灌水系統的農田。因為土地抵押了,隻能去開發自己的荒地~那些荒地因為内澇嚴重,産量更低。

 

親眼看到過赤塔有兩夫妻,都是才二十多歲。女孩穿着一雙夏天的涼鞋在剛剛入冬的俄羅斯土地上行走,腳被凍的通紅,男人穿着一雙已經破的腳丫子都出來的鞋子,憨厚的笑着。因為他們背着剛剛出生不久的孩子,意味着生活可以稍微改善一下了,因為俄羅斯政府會給一些補助。

 

蘇聯,已經一去不複返了……

 

那社會甚至連最起碼的同情都不見了……好像所有人都已經忘了,真正堅韌不拔的俄羅斯人們是郊區居民點裡捍衛一切的那些人而不是在海參崴夜總會酒吧裡的那幫醉鬼。

 

更殘忍的是,中國農民一樣排斥和當地的俄羅斯人打交道,因為大家的第一印象永遠是……他們醉酒,他們偷東西,他們沒節操。

 

倉廪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廉恥。熬冬春的毛子不容易!

 

我記得在那邊的時候,經常聽到黃毛子的一句話:“普京說十年給我們一個強大的俄羅斯,我隻希望不再熬冬春”。

 

遠東衣食住行——城裡人的生活1

◆ ◆ ◆

 

在遠東及西伯利亞管區生活分化的非常嚴重,本想說用階級這個詞,可對于俄羅斯人來說,那個詞已走遠。在遠東地區和西伯利亞地區的城鎮裡的俄羅斯人的生活則完全高于生活在廣闊的西伯利亞的俄羅斯農民好很多很多。

 

而中國過去做生意的商人們接觸的最多的就是這群人,他們往往是俄羅斯的公務人員,商人,大公司的職員們,收入水平還算可以。至少和俄羅斯普通農民來說,他們的收入差距大緻可以拉大到六倍到十倍左右。也就是說,假設你是一個俄羅斯石油公司的基層員工,收入大緻相當于一個西伯利亞農民一個家庭的大緻六倍左右。而一個公務人員的實際收入,大緻是西伯利亞地區農民的十倍上下。而商人們則就完全沒有邊際了。

 

這導緻了遠東的人口和西伯利亞管區的人口總計大緻在三千萬左右,但是幾乎沒有一座大城。而主要的原因是俄羅斯自從普京上台之後就走了能源戰略,這導緻财富迅速的往能源類公司的手裡集中。而能源企業的本身并不是勞動集中性企業,所以根本無法建設起規模比較大的城市。

 

整個遠東地區和西伯利亞地區的城市,基本都是圍繞着資源在運行。也許是石油資源,也許是礦物資源,也許是森林資源,也許是海洋資源等等。比如說在勘察加那邊就是典型的漁業城鎮,大多數的俄羅斯人在漁汛來臨的時候快速的捕撈漁獲,然後銷往中國日本韓國,然後賺夠錢就回家玩兒。等第二年的漁汛。這些俄羅斯人的生活過的還不錯。

 

但是,俄羅斯的最大悲哀在于社會的互動力幾乎停滞了。所謂龍生龍鳳生鳳老鼠兒子會打洞在俄羅斯的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是非常的普遍和常見的。爹是啥,你就是啥,而改變……非常的困難。在東歐,比如莫斯科或者聖彼得堡這些大城市裡,也許會有機會。但是,遠東地區和西伯利亞地區的教育已經跟不上了,于是教育在很多時候都是毒藥。因為教育出來的人屬于典型的高不成低不就,去城市吧,知識跟不上,在農村吧,心裡不服。所以,這就讓人略感悲哀。

 

而遠東城市人口的生活,其實并非是非常好的。和中國對比的話,他們的日子依然捉襟見肘。畢竟俄羅斯已經是一個能源輸出國,加上疲弱的俄羅斯經濟互動。遠東的老百姓最關心莫過于國際彙率,更依靠俄羅斯的強大和穩定帶來盧布的穩定性。所以,在遠東的城鎮人口大多都支持普京這種比較強硬的選手,因為他們需要一個強大的俄羅斯,強大的俄羅斯能帶來穩定的貨币,穩定的貨币可以有利于進口。但是俄羅斯的貨币說實話,一直都不是很穩定,盧布貶值的時候,俄羅斯的物價就開始飛漲,而莫斯科卻沒辦法控制。

 

而遠東的離心強大到什麼地步呢,如果說盧布貶值造成不利進口的話,解決辦法很簡單,提高出口就是了。所以每次盧比大貶值的時候就是遠東俄羅斯人瘋狂的時候,幾乎可以無視莫斯科的一切法令,毫無節操的砍樹,偷盜油料天然氣,總之一切可以拿來賣錢的都出口給中國、日本。而普京隻能看着……基本是沒有啥辦法的。

 

這些城市人口作為俄羅斯遠東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但是基本沒有發揮城鎮人口應該發揮的作用,他們賣光了遠東的資源而賺來的錢基本都回流進了東歐。

 

這一點我們在前文裡提到過,所以,俄羅斯遠東的農民們隻能淡定的說:“你們城裡人還真特碼的會玩兒”。因為這幫人是永遠都不會吃虧的,大帝死了他們都不會吃虧,大不了不要節操的賣就是了。

 

這一部分人的生活,說起來好像很屌的樣子。實際上嘛,基本和中國東北的生活水平差不多,而資源性企業的員工們生活水平要高很多。

 

所以,我們到了遠東的時候,到每一個城市,我們都會覺得……俄羅斯非常的強大而無敵,滿地的中産。問題是很少有人願意離開城市去俄羅斯的居民點看看,那裡居住了最多的俄羅斯人。但說實話,誰特碼在意,誰特碼的在乎呢?就如同貴陽的生活非常的好,但是誰在意畢節鄉村呢?其實是一個道理。

 

遠東衣食住行——城裡人的生活2

◆ ◆ ◆

 

如前文所述,因為建立于資源而存在的城市,因為基本無視莫斯科。如果各位前去俄羅斯旅遊的話,或者隻是短暫停留的話,你将會看到一個滿地的中産的俄羅斯,看起來似乎每個人都非常的富足的樣子。漂亮的女孩們滿身的奢侈品,小帥哥們騎着從日本進口的數十萬的摩托車。

 

三十多歲的俄羅斯人們在街邊悠閑的散步,喝着咖啡,享受着西伯利亞那溫暖的太陽。街邊的小狗們愉快的奔跑着。幹淨的街面,極富有藝術氣息的圖書館,公立建築。基本完善的公共建設,夜晚時雖說無法和中國的城市比,但也是一份安甯和諧的俄羅斯。而中國的商人大多都集中在這些城市裡,比如說赤塔城區,海參崴城區,伯力城等地,似乎一夜間變成了俄羅斯讨飯吃的平民們。

 

在一些比較著名的城市,比如說海參崴,伯力等地因為建城史比較長,甚至會讓人感覺到仿佛去了北歐地區的感覺。很多人不得不由衷的說,民主的俄羅斯如此的強大!讓人好生羨慕。

 

而這些城市大多都是幾十萬人口的小城,周圍散落着資源性城市,周轉城市等。而在這周圍就是廣闊的西伯利亞農村和大型公司的農場,在森林的邊際上是無數的伐木公司,等待運輸的車隊。看起來一切都是那麼的好。

 

 

但是,這是俄羅斯人要的嗎?

 

建立在真正的血腥壓迫之上的資源性國家,是他們想要的嗎?

 

我認識一個木業公司的老闆,在伯力住着一棟占地至少有十餘畝的别墅。開着數百萬的奔馳越野車,經營着對中日兩國出口木材的生意。因為表哥的生意的緣故,跟着他們去了伐木場,他們的生意并非是建立在莫斯科的法律為基礎的生意。而是用盡辦法,驅逐當地的俄羅斯農民,用他們的土地堆放木材。

 

行賄當地的官員,拿到砍伐許可,當然為了節約錢,大多是砍伐許可一萬畝,直接先砍兩萬畝潤潤。當地人來當砍伐工人,經常性的不給血汗錢,因為他們自己組織了一個強大的安保。當地人也不敢挑戰他們。他們過着窮奢的生活,說着莫斯科的事情,說着上海的事情,說着倫敦的生意。但是……他們并不是遠東的俄羅斯人,他們早已升華成了世界的俄羅斯人。

 

我聽表哥說的最邪惡的事情莫過于,那幫人可以請不願意出讓土地的農民喝酒,等大家都喝醉了,然後全部搬到一個馬棚裡,做一個大家都在喝酒的現場。然後人就走了,那是零下二十多度的遠東……第二天報警的時候,警察連腦子都不過就會說他們酗酒凍死。然後所有事情都會非常的順利。俄羅斯的商人幾乎可以踐踏人世間的一切準則,他們手裡緊緊的控制着俄羅斯的那幫政府奴才們,養着他們。他們從葉利欽時代一直混到現在,幾乎沒人敢挑戰他們。

 

漂亮的城市裡有商人,大企業的員工,政務人員,軍務人員,以及他們的家屬們,以及為他們服務的仆人們。俄羅斯城市人口驕傲的說;我們擁有城市……我不得不說,是的他們什麼都擁有。絢爛的俄羅斯遠東……

 

腐爛的熊爪——崽賣爺田

 

前面我們說到了遠東農民的生活和遠東城市人口的生活,我有一個習慣就是看問題的時候一般都是取其大值,而非個例來判斷。所以有人吹毛求疵說遠東俄羅斯農民的生活過的如何好,我隻能說呵呵了。

 

俄羅斯在普京時代轉型為能源輸出國後,就注定了是一個物資進口國,雖說在東歐地區的糧食産量一直都在上升,遠東的糧食也在上升,但是現實的運力和經濟交互能力就放在那裡。記得中國古代的時候,南方有糧爛倉庫,北方餓殍遍地鬧饑荒,用這個來形容俄羅斯的遠東再好不過了,而遠東就是中國古代的北方。

 

俄羅斯的國家方向決定了悲催的一切,比如我們從數據上看俄羅斯曾經的人均收入是很不錯的,但是俄羅斯的貨币支撐是依靠的能源輸出換取國際主力貨币作為儲備來穩定俄羅斯盧布對外的彙率,彙率穩定的時候俄羅斯遠東人口的購買能力就非常不錯,而彙率一旦不穩定的時候就可以過日了吉娃娃的生活。

 

根據俄羅斯塔連在最近兩年發布的俄羅斯人均收入上看,俄羅斯在14年的時候人均收入兌換成美元大緻是一個月3.3萬盧布,而折合成美元的話,當時的彙率計價是900美元左右,而在今年,俄羅斯盧布暴跌後折合美元為498美元,如果俄羅斯無法穩定貨币的話,幾乎會被腰斬。

 

俄羅斯不容易崩潰是事實,但是遠東地區對外輸出資源換取外彙,再通過外彙在中國大量進口物資到俄羅斯遠東地區售賣,這就容易造成一個很悲催的事情,中俄商人交易的時候結算是以美元結算,雙方再用美元換成自己的貨币的情況下,那麼俄羅斯變成使用人民币兌美元的計價作為結算方式。人民币越堅挺而盧布越動蕩的話,那麼遠東的物價就會如同坐過山車一般的動蕩起來。

 

而且,俄羅斯的收入是呈兩極分化的,城市人口的收入在前面說過,是數倍于農村人口的。這樣就會造成一個非常嚴峻的事情,農村人民在盧布不穩定時期就會終止整個交易,因為他們手裡的東西是不值錢的,而值錢的資源(如石油,天然氣,木材,礦産等)是被城市人口所控制的,他們控制的農田都是一些已經比較老舊的農田。那麼他們的悲催就不可避免了。一旦他們手裡沒錢的時候,不交易就會造成俄羅斯經濟地區性的脫鈎,不和俄羅斯的貿易系統産生任何關系,而形成一個個的小圈子。這樣的社會會造成極嚴重的窒息感和壓迫感。

 

而本身農村和城市之間的收入差異就已經那麼巨大了,當生活物資的價格暴漲一倍,俄羅斯農民的收入可沒看着漲一倍。所以,他們就隻能選擇不購買産品,盡量的節約,熬過去……

 

所以,俄羅斯農民的财産以耐用品居多,而快速消費品的流通能力會變得非常的弱。這就會造成一個很扯淡的現象,生産型物資的價格比較合理,而快速消費品的價格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而快速消費品的擁有量本質上是決定了一個人的真實生活質量和一個市場的基礎活力。

 

而俄羅斯遠東地區大部分地區都處于脫鈎狀态的時候,物價就會進一步的瘋長起來,因為流通不足的時候必然會造成物價進一步上升,而因為市場的規模過小,所以商品注入的規模就會變小,市場自動平衡物價的功能就會喪失掉。

 

一般來說,西方體系下的經濟學是說市場物價是通過供需會自動平衡。這有一個前提條件就是,流通順暢。而流通順暢的基礎是來源于買方市場的活躍性。如果買方市場喪失活躍些了,那麼市場的消費力就會降低,自然就沒有商人跑去運東西過去,自然就喪失了通暢度這個基本條件。然後市場自動平衡功能就給喪失掉了。

 

用最簡單的話來說就是,俄羅斯遠東地區比如某居民點,一共居住了村民1000人,而他們每天消耗的卷紙假設已經變成了10個的話。那麼就僅僅是600盧布的生意而已。如果要平衡卷紙突然上揚,在我們不考慮盧布動蕩的情況下商人的得失問題。那麼就需要進一步的輸入卷紙,但是盧布購買力喪失的時候,你輸入再多,那幫混蛋依然用白桦皮擦屁股……你能平衡卷紙的價格嗎?其他的商品也是一樣,因為他們買方兜裡沒錢了,陷入消費恐慌了……所以兜裡最後的錢是不會用掉的。畢竟俄羅斯人不是非洲那幫曬屌貨,他們懂得給自己留後路的。

 

所以,這樣的話遠東農民的生活就越發的艱難起來,外面是各個強國圍攻俄羅斯盧布造成貨币動蕩,内部是陷入消費恐慌的俄羅斯人民,而最弱勢的俄羅斯農民則恐懼的在顫抖,于是……他們的生活會變得更加的艱難起來。

 

那麼,你也許會問~那麼丢失的購買力從哪裡丢的?這個,可以問在莫斯科和聖彼得堡的那幫資本家們~擠兌俄羅斯盧布的時候,最兇殘的永遠不是國外的那些資本家,最堅固的堡壘都是從内部攻破的~俄羅斯内部的最大寡頭組織是誰,後面會詳細說到。他們治國,隻因為他們把俄羅斯當成生蛋的雞而已,人是不會幫雞抗事的,所以該賣的時候就賣了吧。俄羅斯資本一來一回就掙個盆滿瓢滿,和歐美資本一起在巴黎的山莊裡把酒言歡。狙擊掉的貨币喪失的購買力,最終是由俄羅斯無數的人來承擔。

 

而在15年造成的嚴重地區脫鈎,姐夫表示……那是小事情,畢竟俄羅斯石油戰略才是心頭肉,拉高油價比啥都重要。誰特麼的管最底層的人到底吃了什麼苦難。

 

對于遠東和西伯利亞的那些城市人口來說,那也不是啥大事,大不了往死的砍伐木材不就可以彌補虧空了,用俄羅斯的血肉來填補他們丢失的消費力不就可以了嗎?

 

在今年,也就是15年,俄羅斯盧布暴跌後。西伯利亞地區的木材商們,從阿拉山口進關到中國的木材暴增60%,而在總量上俄羅斯的出口到全球各地的木材總增幅在35%左右,和中國貿易的木材僅15年九個月時間,暴增部分達1670萬立方米,1月到9月持續上升3%的總量。而非法進關木材和繞關木材量,隻能通過中國的木材價格跌幅來看,因為市場最大的不穩定因素是俄羅斯,俄羅斯注入國際市場的木材量暴增也導緻了國際木材期貨市場的價格開始下探。而中國的木材價格相對穩定,但已經基本丢了應該有的增幅,個别地方的一些杉木價格等已經開始出現略微的走跌。而市場反應會在16年左右開始表現出來,如果中國的木材消耗速度穩定的話,那麼價格就會開始回落,因為從存量暴增。

 

所以,這幫俄羅斯遠東的西伯利亞的商人們可不管那麼多了,大不了往死的砍伐就是了。丢下一片片赤裸裸的凍土給那幫挖泥巴活命的西伯利亞農民就是了。畢竟,他們可以是伯力城的俄羅斯人,也可以搖身一變就是審聖彼得堡的人,更有甚者,搖身一變就是美利堅人。

 

而在這樣艱難的歲月裡,其實就在莫斯科的那幫人就盜砍盜伐,超标砍伐等行為也是睜一眼閉一眼了,對于非法出口的那些事情來說,當看不到就是了。畢竟管的太嚴會導緻遠東的城市無法彌補購買力虧空,會造成城市活力下降最終丢失遠東。所以幾根爛木頭對于莫斯科的那幫大爺來說,也是不足輕重的事情。

 

貨币的購買力被歐美和俄羅斯資本給吃掉,變成真金白銀。丢失的購買力造成了遠東的城市裡的商人們瘋狂的出賣資源彌補虧空。留下的是千瘡百孔的俄羅斯土地和更加赤貧的俄羅斯農民。

 

值得一說的是,整個遠東的俄羅斯農民的大部分耐用品基本都是2005前後購買。也就是說在2008年開始到現在,整個遠東農民基本是處于逐步脫鈎狀态,他們的家具家電幾乎沒有任何更新,生活質量開始下滑。

 

倒是伏特加銷量暴增了,二鍋頭的銷量暴增了。

 

知其然,不知所以然的人來說,他們看到的俄羅斯遠東和我們這幫奸商看到的俄羅斯……完全是不同的世界。

 

悲歌篇——生存差異下的商貿崩潰

 

剛才寫貼文之前看到一個兄弟給我私信了一個鍊接,那帖子是一個遠在新西伯利亞管區的一個網友寫的見聞錄,大多都是在那邊的一些照片。看了一下,感覺還是當年的那些東西,也沒什麼變化。

 

印象極深的一點是,那帖子裡有一段是發的當地的物價。一盤小點,六百盧布,而在下面的那群網友都表示,其實不貴的啦~畢竟在新西伯利亞管區,一份飯六百盧布算啥。再說了,當地的收入挺好的,說明俄羅斯一切皆好。

 

這一點我想很多網友們都能理解為什麼會這樣,遠東和新西伯利亞地區的大宗資本比較多,畢竟烏拉爾山以東的資源總和是整個俄羅斯的7成之多。所以在新西伯利亞地區和遠東的大土豪是很多的,因為那邊有石油,森林等等。

 

回到那份小點上來說,六百盧布對于城市人口和我們這些去俄國旅行或者做生意的人來說,不過就是人民币六十元而已,那是小意思。但是對于居民點的俄羅斯人來說,那就是整個月收入的十分之一。一頓飯吃掉十分之一,還不過是兩個小薄餅,那日子還能過嗎?比如說新西伯利亞地區的一些牛排館,一份黑椒牛排的價格基本是在八百盧布左右,每個餐館的價格不一樣。基本一頓飯吃掉遠東居民點俄羅斯人的八分之一月收入。能不貴嗎?

 

就如同你現在收入三千元一個月,一頓飯也就一個牛排。吃掉400元,你會覺得不貴嗎?所謂飽漢不知餓漢饑就是這樣,在烏拉爾山以東的各個城市都有這樣的斷層,城市人口根本不了解外面的人是什麼狀态,而做生意的,旅遊的基本都關注的是俄羅斯中産階級的居住地。而第一戒條永遠是,請不要離開城區,獨自前往郊區。為什麼會有這麼莫名其妙的戒條?

 

在美國會有什麼你隻能在城區,不能去郊區的事情嗎?在中國會有嗎?在法國,在日本,在英國會有嗎?都不會,為什麼八強的俄羅斯,金磚之一的俄羅斯會這樣?

 

因為每到熬冬春的時候,個别毛子急眼了就會搶劫,偷盜。下手對象永遠是俄羅斯城裡的那些闊佬們,來自全球各地的遊客們。而他們大多不劫财,搶劫衣服,食物等等。報警也是沒啥卵用的,俄羅斯的警察非常的黑,報警不成反被訛是常有的事情。畢竟,站在人道角度上,一群凍的要死,餓的要死的饑民搶了你幾塊面包就要抓人,你真特麼以為在演《悲慘世界》呢?俄羅斯再不靠譜,他們還不會制造現實裡的冉阿讓。

 

所以,執法真空也就出現了。廣闊的西伯利亞地區和遠東地區,離開城市後政治脫節很嚴重,管理權基本下放到地方,于是出現沙俄時代的地方治權,類似于中國古代的鄉紳治理地方。所以執法權脫鈎後,商貿來往就更加的疲弱。

 

在腐爛的熊爪篇裡說到了遠東和俄羅斯商貿的關系是由中歐貿易而完成,收入差異導緻的問題等等,當然也說到了俄羅斯農民熬冬春的悲慘等等。這一切彙聚到一起之後,前文也說過,會導緻出現地區脫鈎的現象。那麼莫斯科的政令往往是無法推動到最底層的。

 

也就是基于這個現實情況,所以莫斯科可以随便的誇海口以獲取普通人的支持,反正背鍋的又不是大帝和姐夫。如何理解這個事情呢?

 

老百姓在電視裡看到的永遠是大帝的政策是好的,姐夫是有良心的,就是他們親手選上去的東西不是個玩意兒,就是俄羅斯基層的那些人不是個東西。這是一招非常好的麻醉劑。

 

當基層的腐敗架空了中央權力的時候,與之而來的就是大規模的壟斷的收縮。而俄羅斯遠東地區有的東西是當地官員們無法染指的,比如說石油等資源。那麼在缺乏資本作為競争力的時候,大部分人會直接選擇最簡單的東西作為自己的競争力,那就是——暴力。

 

暴力作為推動壟斷的主要競争力在遠東是比較普遍的現象,舉個例子來說就是遠東各地區的運輸公司往往都是由地方官員們支持自己的親屬或者是自己的親信組建起來的。而他們對比其他跑貨運的俄羅斯司機來說,唯一的優勢就是他們有靠山,所以可以直接使用暴力作為最直接的競争力,大規模的兼并運輸業。

 

而我們都知道,物流業的本身是商業貿易裡最重要的一環,他幾乎就是商業體系裡的紅細胞,他們攜帶氧氣輸送到體系裡每一個需要養分的地方去,供給整個帝國的肌肉,讓他們茁壯成長。

 

而一旦非正當競争出現的時候,遠東的運輸公司使用暴力攻擊他人的本身就會導緻整個物流鍊的坍塌。收縮物流運輸速度對于整個遠東在運輸下面吃飯的官員也好,商人也好都是有利的。

 

因為,卡車缺乏後會導緻需求大于供給。那麼運價就必定會上揚,這樣的話謀利的機會不就大增了嗎?利潤不就增加了嗎?他們使用暴力裹挾那些自營司機們,說是給司機找公道抗議大帝,然後再用俄羅斯的法律直接抓捕掉這些人。直接造成運輸業落到他們的手裡。

 

這樣是不是很機智呢?然後低價收購掉那些自營司機的卡車,用于發展自己的運輸公司,在遠東地區是司空見慣的事情。當然,你說那些自營司機們怎麼辦呢?他們也要生活對吧

 

很簡單啊,讓那幫司機來給自己打工,一個月給個幾萬盧布不就完美解決問題了嗎?這個時候一旦運輸公司的總規模超過了市場零工規模的時候,資本的力量就來了,很快就可以碾死那些對抗他們的人。

 

接下來,就是運價暴漲。不服也得服,這就是俄羅斯。中國在俄羅斯做生意的人,看着運價上升,也是沒啥辦法,你自己運的話,一路上會被俄羅斯的黑警問候無數次,罰款算下來後,還不如交給那些運輸公司幫你運,還省心了。

 

最關鍵的一個環節,物流裡~就已經嚴重的擡高了城區和郊區的物價。如果你覺得東北和遠東是一個物價階梯,那麼遠東城區和郊區又是一個物價階梯。這種行為叫什麼?那是典型的搜刮窮B對吧。

 

當然了,你也可以叫闆,俄羅斯郊區的人口為什麼不自己開車去買東西呢?你太看不起機智的俄羅斯官員們了,俄羅斯運輸管理不是開玩笑的,客貨混裝抓住就是成千上萬的罰款。敢問那生存在居民點的小商戶們,哪個挨的起整呢?

 

整個鍊條的人都在商貿這根鍊條上刮油的時候,帶來的就是——全新的俄羅斯。個别居民點的俄羅斯人,除生活必須物資外一切都不購買了,要買的隻有食鹽,砂糖等。其他的能不買就不買,反正你也買不起。于是整個經濟變成一潭死水。

 

而城市的活力依然具備,但是城市作為地區經濟的主要拉動力功能已經喪失。當然,好像很多在俄羅斯做生意的人都不想去深想,反正他們的皮鞋都是賣給了俄羅斯城市裡的那些靓麗女孩,想那麼多也是沒啥屁用的,畢竟那是俄羅斯。

 

任何事物都需要一個平衡點,當完全不平衡的時候,自生性也就出現了。一旦地區商貿變成自生性為主的話,整個商貿都開始崩潰。

 

這會造成什麼後果?

 

造成的後果就是,農村人口能往俄羅斯的城市跑就盡量的跑,能離開就盡量的離開。于是整個遠東地區到西伯利亞地區,就是成片成片被遺棄的居民點,到處都是蘇聯時代破敗的小區,幾乎沒有人的一些小鎮。整個小鎮如同挨了中子彈一般,仿佛所有的生物都不見了。

 

當然,我們不能把出現這樣的事情簡單的歸咎于物流問題,悲歌篇裡會一步一步的說明為什麼出現了這些事情。

 

悲歌篇——腐敗1

 

俄羅斯自脫離蘇聯開始,就一直在一個榜單上一直保持名列前茅的地位,這個榜單就是——全球腐敗排行榜。如果說那僅僅是美利堅等不要臉的二逼國家冤枉俄羅斯,其他的我相信是冤枉了俄羅斯,但是就腐敗問題,俄羅斯的官員全部拉去槍斃了都還有漏網的。

 

東歐地區的政治相對穩定一些,畢竟那些地方是俄羅斯的主要力量地區,管理相對要完善一些。當然并非是說東歐地區就有多好,而是和遠東和西伯利亞那堆人渣比,其實還是挺好的。

 

蘇聯解體的時候,我們都知道發生了什麼,資本快速朝寡頭集中,而寡頭能快速吞并蘇聯資産的主要手段就是靠官商勾結。畢竟低價購買國營資産這些破事,在當時解體的蘇聯裡,沒當官的點頭幾乎不可能完成。那時候的事情,大家在網上看的太多了,所以這裡也就不說了。

 

遠東地區的腐敗,腐敗到什麼地步呢?腐敗到可以無視莫斯科的政令,甚至于腐敗到直接踐踏俄羅斯憲法的地步。說俄羅斯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的腐敗,先從農村開始說起吧。

 

俄羅斯是著名的重稅之國,在那片貧窮的土地上,稅收重到什麼地步呢。蘇聯剛剛解體的時候,最重的稅收可以超過100%,也就是說你做生意營業額100元,稅收可以超過100元。葉利欽時代經過一系列的調整,稅收終于降了下去,但是稅收依然是非常的重。在俄羅斯做生意,踐踏俄羅斯稅法是必不可少的生存手段,如果你想合法的做任何生意,那麼對不起,你可能就是在幫大帝打工了。

 

在中國,農業稅已經取消了很多年了,但是在俄羅斯這項稅收依然存在,而且稅收比較重。俄羅斯聯邦稅收占比比較低,而地方提留稅占比那簡直叫做随心所欲。提留稅種部分,在遠東個别地方,地方官員在最惡毒的時候可以征收到大緻3成左右。也就是說,你種地所得一萬盧布的話,那麼僅地方提留部分就要繳納三千盧布上去,而地方稅收(州稅/國稅)部分還需要上交大緻在10%左右(每個州/國的不一樣)加上聯邦稅收等,大緻稅可以壓到五成左右。這也沒啥,畢竟法國人也不過來了嘛,稅重點有利發展嘛~

 

但是更邪惡的是俄羅斯的流通稅種部分,特别是交易稅,那收的叫一個重。比如說你是一個西伯利亞的俄羅斯農民,你想去城裡的集貿市場賣掉你家裡養的雞,對不起……一定要繳納交易稅,還得繳納市場的管理費。你以為就是交易稅就算了?

 

對不起,如果要較真,你還得繳納所得稅。俄羅斯聯邦是明文規定了低于多少的交易是不用繳納交易稅的,低于多少收入是可以不用繳納所得稅的。但是……法律是那麼寫的,誰來認定這個标準呢?——俄羅斯地方官員來認定這個标準。

 

所以,橫豎都是要交的,你是跑不掉的。俄羅斯的化工業的稅收非常的重,而俄羅斯當年是擁有全球最牛逼的化工工業的,就是現在的俄羅斯,化學工業也是非常的強大的。大多數的化工廠都是在東歐地區,而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是需要化肥的,但是産能消耗不完所以也需要出口到烏克蘭,波蘭等東歐國家去,當然也出口給地中海國家等等,甚至俄羅斯的化肥還出口到德國,法國等一線強國去。所以大帝也搞一些扶持,給化工廠減免了一些稅收,刺激出口。但是本國的稅也是要減免的……大帝在俄羅斯聯邦裡減免了,但是化肥賣到比如說某州去,州政府是要收稅的。大帝減免的稅收直接往上添加就是了,畢竟……流通稅是比較好收的,而且稅務成本低,直接針對化工公司或者貿易公司即可。

 

結果導緻俄羅斯的化肥出口到烏克蘭,售價大緻在五百盧布一袋,而在俄羅斯銷售則是八百盧布一袋,運送化肥到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俄羅斯聯邦是給了俄羅斯鐵路公司一些補助的,所以運輸成本還算略低,畢竟化肥嘛……再慢也可以,運一年到都沒問題,化肥又不變質。在06年前後,姐夫發現有點不對勁,下去徹查發現所有的流通稅種地方全部加上去了。之後勒令整改,敢不從姐夫的人,姐夫就回去叫大帝去正面扛。

 

結果最後依然市場價打不下去,因為……化工銷售是壟斷性質的。也就是說,下面每一個州,每一個地區的土豪掌握着化工産品的銷售。你上面不要稅了,那我自己還是賣這麼多錢,稅當白撿。畢竟俄羅斯是一個自由市場國家,俄羅斯的經濟學家相信一點,隻要低價化肥進去了,俄羅斯處于壟斷地位的那些化工銷售商就會降價。但是經濟學家忘了一點……地方性壟斷的商人最大的競争力并非是壟斷競争力,而是來自最原始的一種競争力——暴力。誰敢去賣低價化肥,那幫土豪秒秒鐘找幾十個毛子來燒了你的商店信不信?你告狀?俄羅斯的警察腐敗到什麼地步……直接給你開一個人為失火就是了。你連保險都報不了。你說看到點火的人了?對不起,證據呢?民主的國家任何事情都講究證據,畢竟誰要求誰舉證的規矩不懂啊。

 

回頭說農民們,扛着那麼重的稅還活不活了?很明顯,再高壓的政策也無法對抗百姓。因為收稅是要成本的,毛子農民也是狠,直接不交稅不就完美解決任何一切問題了嗎?

 

而遠東和西伯利亞是非常廣闊的,為幾千盧布跑幾百公裡,油錢和吃飯錢都不夠對吧。換句話說,毛子居民點上的人,平時不招他們還好,要是稅務的要強行收稅,弄不好就是全體對抗之。所以,稅務也收不上啥稅來。

 

稅是統治一個地區的最直接表達方式,而毛子則完全收不上農民的稅。莫斯科也不是很願意管這個事情,因為就算收上去了也不是啥大錢,還不如想點心思,拉高國際油價,國際油價一桶漲一塊錢都比那點稅收強的多。之後姐夫幹脆做人情,對農民的聯邦稅不收了,在莫斯科的會議上也要求地方的不收了。直接就炸了鍋,特别是西伯利亞和遠東區的,那簡直就是不爽莫斯科到極點,MB的稅不收了那我們喝西北風?那架勢隻差問大帝拿錢了。商議未遂,個别州和加盟國免了,但是個别地方依然收。州免了地方還要收的情況是非常普遍的。

 

那你可能要問了,既然說是收稅那麼困難。免不免不就是個形式問題?反正收不了對吧。你完全忽略了俄羅斯官吏的手段。他們收不了稅,還不能讓财務公司代收啊。

 

你絕對沒有瞎,遠東的地方政府甚至聘用财務公司,審計公司等來征收稅款。而這個流程就比較長了,為了便于理解,還是說一次吧。

 

比如說一個地方政府,管轄幾十萬人口。但是大部分稅收都是收不上來的,那麼地方政府的開支就會不夠對吧。但是要去增加警察,稅務人員的話,開支又會拉大。所以不如就直接承包給土豪去收稅,比如說A地區一年應該上交的稅款是300萬盧布,那麼包稅給财務公司上交250萬盧布就可以了。那财務公司用50萬盧布的費用能不能收上稅呢?明顯是不可能的,因為那五十萬盧布根本連人都請不起,那你說土豪怎麼掙錢呢?

 

俄羅斯土豪的辦法非常簡單,直接幫A區的兩百五十萬稅收交上去即可。那你也許會問,土豪不是虧了嗎?俄羅斯土豪又不是傻的,他當然不會虧。因為财務公司不過是一個小生意罷了。大多數土豪手裡還有木業公司,還有礦産公司。他們養活着地方政府,給地方政府提供稅源的同時還幫助地方政府“收稅”也就是說本質上地方政府是要依賴俄羅斯土豪的。

 

當俄羅斯土豪需要征用比如說A區的林地的時候,那就簡單的多了……土豪隻需要農民同意出讓土地給他堆木頭,出讓自己家的林場即可。如果農民不同意,那很簡單……稅是他在收,那麼本子一拿出來就是偷稅10年!然後财務噼噼啪啪的一算下來,加上滞納金等等的東西,那就是非常大的一筆錢。如果說每年實交稅為年收入的20%,那麼十年期的稅就可以是俄羅斯農民一年不吃不喝的所有錢。而俄羅斯的人均儲蓄率是非常低的,也就是說,那幫窮逼根本不可能拿出稅。俄羅斯土豪隻需要勒令對方一周内繳納稅款,不然就給丫的好看即可。

 

當然,土豪要搞定一個地區,必然地方上也是有狗腿子的。做工作的人就上門,你可以不交稅,你把地賣了就是了。當然這個價格是絕對的低價,是低于市場價的。隻要窮逼不同意……時間一到,俄羅斯土豪就糾結上百的警察,數百的安保,全部荷槍實彈的進村。誰暴力抗稅就抓誰,敢武力抵抗的死路一條!俄羅斯的警察可不是人民的警察,用俄羅斯農民的話來說就是,他們是盧布的警察,是美元的警察。所以……毛子們隻好簽字。

 

而這個過程裡,上上下下的俄羅斯官員都能拿到好處。包括當狗腿子的俄羅斯警察也能拿到一點津貼,大多是出勤津貼給一千盧布左右(價值人民币100元)。

 

這樣整個俄羅斯的遠東,平時沒事兒的時候……土豪不需要俄羅斯農民的時候,大家連稅是什麼都忘了,甚至都沒聽說過稅這個東西,一旦到了土豪需要你的房子需要你的地的時候,稅務的,警察的,安保的就都到了。

 

而最黑的莫過于……因為稅務承包出去了,如果你想主動納稅……對不起,稅務部門都不開張的。因為土豪在交稅……也就是說,想不被坑都不可能。

 

後來大帝還弄了個自動納稅系統,可以從銀行裡扣稅或者直接互聯網上稅。圖森破,居民點的農民去城市裡,那破路坐車都要一天,互聯網?你特麼電都沒通呢~、

 

而土豪們願意幫當地交稅,他們也會偷稅。因為收稅有合理的閥值,收繳比,所以避稅也比較好做。因為地方官員們都被他們養着的。當然了,俄羅斯土豪們的收益可不止那一點點錢。平時撒點毛毛雨,對他們來說是必要的開支嘛。

 

而中國人去遠東當農民的則分不同的公司,個别土豪公司手裡承包土地是不需要稅的,合同會注明稅甲方代繳。相對勢力弱小一點的土豪公司,也象征性的征收一些。

 

但是就這樣,俄羅斯的警察還能冒充稅務滿世界問中國人要錢。标準流程:先問護照有木有,木有就等着幾萬幾萬盧布的交,如果有手續全齊,毛子就會問執照,如果執照齊全,就問稅收。反正警察們去找中國農民的時候,總能訛到幾百盧布(也就幾十人民币),哪怕幾百盧布訛不到,訛到兩瓶二鍋頭也是好的。

 

悲歌篇——腐敗2

 

官商勾結在俄羅斯是比較低級的,因為官商勾結的本質是官員至少是高過商人一頭的。而關鍵的就是俄羅斯是個民主國家,所以官員很多時候都是商人的兒子。

 

畢竟再牛逼的官,也就那麼一屆,要是和商人們不對付,下一屆就沒了,但是資本卻是永恒的。而商人們幾乎控制着城市和廣闊的農村,所以他們說選誰基本就是誰。特别是居民點的選票,基本都是掌握在少數人的手裡,他們說是誰就是誰了。所以很多地方連樣子都不想做了,反正随便咋選都是他們的人當選。

 

選上去的官員們,甚至還需要反行賄。你絕對沒瞎,要想在俄羅斯當官,聽話還不行。你還得反行賄其他的商人,你才能拉夠選票。反行賄的過程裡,有的商人甚至直接要錢,大多數都是要政策,什麼你上台之後我要什麼什麼執照啊,或者是我要批個啥啥啥啊之類的。所以,官員上台後兌現承諾是其一,還得撈本錢。畢竟那官都是行賄當地那些擁有很多俄羅斯勞動力的商人們選的他。

 

所以,在俄羅斯遠東地區,爺爺是蘇聯的官,爸是葉利欽的官,自己是大帝的官是非常常見的。整個家族當官的也有,基本都是系統化,組織化了。

 

那麼你也許會問,這麼做莫斯科不管嗎?莫斯科管,但他更希望遠東和西伯利亞管區的政治穩定一些,如果是老熟人當官,那麼地方對抗莫斯科的可能性就比較低。畢竟大家有利益連帶關系,如果換一個不熟悉的人,哪怕是一個黨派的,萬一來一手咋辦呢?

 

而當地的幾乎世襲的官員們和那些商人家族們,土豪家族們又關系非常的密切。畢竟那幫土豪也是蘇聯時代撈了葉利欽時代撈,大帝姐夫上台繼續撈。所以大家都有曆史淵源和深厚的革命基礎,很多規則甚至在90年代的時候大家就已經默認好了。遵照執行就是了,分贓如何分,撈了錢如何分,那都是有規矩的。

 

所以,我們在前面的章節裡說俄羅斯的固化現象是非常嚴重的就是這樣。官員是固定的一夥人,具備社會創造力的商人是固定的一夥人,一旦他們合流了,就是壟斷性的生意。說個不好聽的話,他們除了進出口生意類的無法壟斷,他們連開個酒吧都是壟斷了的。比如說伯力的大部分酒吧,都就那麼兩三個俄羅斯土豪開的。

 

俄羅斯基本就沒有中層商人,要麼是小販子,要麼就是大土豪。

 

而小販子上升到大土豪的可能性是非常的低的,畢竟在俄羅斯那固化的社會,真的是要看淵源的。你的競争對手說不準就是和當地的一票主官們有至少四五十年的合作關系,他們要滅了你,簡直是易如反掌。

 

而這幫窩裡橫們卻不具備國際競争力,因為他們除了在自家的一畝三分地裡橫一下,出門就不行了。簡單的說就是,進出口貿易上,他們可以做出口但是進口搞不定,他們已經習慣了那種思維,所以根本不具備任何市場競争力。去一趟哈爾濱,或者去一趟浙江進貨,毛子的智商那叫一個低。基本是被浙江奸商宰到哭的節奏。東北人有很多俄羅斯族,那幫人宰毛子也是往死的宰。其實不是江浙東北的商人黑,事實上就是俄羅斯人根本不會做生意。

 

所以,遠東外貿大多都是中國人在做,當然也有一些日本人和韓國人。他們做不了外貿生意,人家還不能聯合當地政府,雁過拔毛嗎?

 

俄羅斯進關,不要關稅是可以有的,見貨就罰款也是可以有的。當然了見貨就扣也是可以有的~一切按毛子的心情來就是了。那邊做生意,小買賣的人真的很難。别看遠東中國商販挺多的,都是在艱難中掙錢。全球最黑的警察在那裡,最黑的官員也在那裡,最沒有消費力的市場也在那裡。很多遠東的商販,做生意十年都沒起色的不是一個兩個。十年前在俄羅斯開一個小批發部賣鞋子,現在也是個小批發部。俄羅斯的遠東和西伯利亞市場就是那樣,隻有市場萎縮的時候,沒有市場好轉的時候。

 

而當地的俄羅斯人的網絡是非常的複雜的,有人說中國人才有關系這個詞,人家毛子一樣有。他們講究傳承,講究是的世家關系。我爹是什麼什麼,你爹是什麼什麼,我爺爺幹嘛的,你爺爺幹嘛的。我們兩家都多好的戰鬥曆史那更重要。

 

基于這一切,所有的一切都是面目全非了。倒是有一點好,這樣的社會雖說層級劃分的非常的鮮明,但是絕對的穩定。掌握絕對力量的官商集團控制了最強力的中産階級,掌握暴力機關。底層的人要做啥事兒,幾乎是不可能的。

 

有人會說什麼俄羅斯這樣了,那是要完,那就是胡說八道~俄羅斯的社會結構非常的穩定,穩定到讓人絕望。如果說你想如何如何,這麼說吧,在俄羅斯那樣的以武至上的統治階級下,你連吐口水都不敢,還特麼造反了。

 

在俄羅斯,值錢的人命很值錢,關鍵看被告是誰。不值錢的人命,不值錢~也就十萬盧布的事兒,在遠東的那些資源開采點上,一條人命被宰了,屍體被兇手來回碾壓,死屍在西伯利亞的冬天,鮮血和路面凍在一起,整個身體都和地面結為一體,所有人都看着就是了。

 

用俄羅斯當地人的話來說——擁抱俄羅斯的土地,愛着這片土地!

 

穩定而和平的俄羅斯,一切都堅如磐石的俄羅斯!對于統治集團來說,這是最好的俄羅斯。對于底層的人來說,這是最絕望的社會。

 

而窮人依然有上升通道……

 

讓我們在第三章;社會篇裡說吧~

 

悲歌篇——社會篇

 

當暴力成為底層的直接競争力的時候,整個社會的氛圍其實就已經開始變味。當底層的人民上升通道被堵塞而缺乏應有的自身競争力的同時又遭遇了社會壓力的時候,人就會出現強烈的本能,掠奪一切。所以暴力作為第一競争力的社會,并非是一種畸形的狀态。任何國家和地區,不分人群和人種,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比如在美國的西進運動時期,大拓荒時期的時候,美國當時的發達地區,比如東海岸也出現了嚴重的階級固化,這一點我們甚至可以在當時的美國的一些影視作品和文學作品裡管中窺豹一番。而在那樣的歲月裡,人群需要生存空間和上升通道的時候,在東海岸已經成熟的社會裡找不到立足之地,唯一值錢的隻有那條賤命了。背着包裹去西部謀生,而在西部則就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暴力行為,牛仔們拿槍決鬥,盜賊橫行美國大地,人命在最不值錢的時候僅值幾個美元,甚至連幾美元都不值。治安官,警探們在那個時代就是蠻橫的代名詞,往往都是小鎮裡最不要臉的流氓擔任,因為有他們才能維持住社會的安定性,保護小鎮的安全。治安官們遇到陌生人時,甚至可以立即擊斃對方。這一點甚至遺留到了現代美國的社會裡。

 

所以,俄羅斯的衰落的本質并非是俄羅斯要完的原因。而是任何一個國家的發展都需要經曆那最殘酷的原始積累,資本主義就是這樣,亦如淺說的群友們讨論東北亞時說:“資本主義強大則對外掠奪,弱小則對内壓榨”其實我要說的是,弱小的國家無論是任何主義,都會對内壓榨。對内壓榨積累原始資本的時候,一定會出現各種各樣慘絕人寰的破事。

 

俄羅斯民族的悲哀就是好了傷疤忘了疼,他們經曆了沙俄時代的原始資本積累的痛苦,他們無法忍受那樣悲哀的社會,所以他們推翻了沙俄。他們經曆了蘇聯時代的原始積累,但是他們崛起的那一瞬間就遭遇了外部高壓,執政黨的衰落本身就是每一個蘇維埃公民的問題,他們拆掉了蘇聯。而現在的俄羅斯進行原始資本積累,血腥而殘酷就是必然。

 

俄羅斯是一個正在崛起的社會,悲歌不過是要告訴大家,這種日子我們一樣是經曆過的。原始積累階段,我們中國人過的日子,好像比現在的俄羅斯人好不到哪裡去。而政治體系的不一樣,讓我們感受的方向不一樣罷了。我們經曆過大民主主義時期的混亂,俄羅斯人依然在最混亂的民主中生存着。

 

能否趟過去,需要的是人的耐受力。忍不過去的民族,就是在一次一次的死亡和重生裡度過悲慘的人生。

 

有時候看俄羅斯,總覺得俄羅斯和就是落後了一個時代的法國。亦如法國人一樣,他們殺死了國王,迎來了更惡劣的酷吏,他們迎來了共和也迎來了豺狼,他們親手擊碎了共和再造了皇帝,而皇帝卻帶着他們進入了深淵。法國人崇拜着民主,相信民主共和會改變一切,迎來的卻是資本家。在二戰結束後的法國,他們什麼都不信了。所以,我想起了一個哲人說的話,大意是:“不信者方得大道”。

 

而俄羅斯人現在就是這樣,他們不信任民主,不信任被抛棄的共産主義,雖然還有無數的俄羅斯人在迷戀那強大的蘇維埃。他們不相信皇帝,他們也不會相信無政府主義。他們就是這樣渾渾噩噩的生活着。

 

子非魚,焉知魚之樂?任何社會的好壞,都是通過對比而得出的,俄羅斯的生活對比北歐也許是地獄,對比美國也許是個悲慘的世界,對比中國他們是絕望的社會。但是對比俄羅斯的昨天,現在的生活還是湊合可以過的。

 

當人不相信任何一切的時候,就會極端的迷戀暴力。不相信,是因為你信了也沒啥卵用,改變源于自己的雙手。所以俄羅斯的年輕人們迷戀着暴力。如前文所說,他們可以走黑道!組織各種各樣的暴力團夥。當然他們也可以進入國家暴力機關。參軍也是一條出路!

 

而軍隊這條出路永遠和國家的強大有直接的關系,如果一個國家強大而強盛,那麼軍隊會成為改變一個人一生的一條路。但是俄羅斯的外壓導緻了俄羅斯内部的軍隊腐敗成風,腐敗的直接原因是來自俄羅斯的社會意識形态,而非是普京的執政無能。亦如我們在淺說群内說過無數次的話題,貪官永遠是人民創造出來,是自下而上,永遠不會是自上而下是一個道理。所以,參軍的俄羅斯人的本身就帶着社會上那些不正之風不斷的影響着俄羅斯軍隊,軍隊走私在俄羅斯是常見的事情,貪污軍費也是常有的事情,軍人懶惰到連自己的哨位都不看守也是常态。亦如前些日子的新聞,俄羅斯軍人機智的紮稻草人來代替自己站崗,機智的不要不要的。

 

這樣的社會,也許是永久的黑暗,也許是黎明前的黑夜。一切都掌握在俄羅斯人的手裡!

 

悲歌篇——消失的人口

 

在惡意競争,階級固化,貪腐成風等等的負面詞性充斥在俄羅斯的時候,有句話說……活人永遠都不可能被尿給憋死了。俄羅斯遠東的人和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的人口就開始失衡,而現在最大的悲哀是莫斯科甚至無法進行遠東和西伯利亞的人口統計。

 

人被逼到了一定份上的時候,他們已經喪失了所有競争力,甚至是連拼命都拼不過來自東歐地區的俄羅斯年輕人的時候。人民唯一能做的就是……我惹不起,我躲得起。

 

他們離開了家鄉,而他們沒有進城。因為俄羅斯的城市化是建立在資源為基礎的城市化,而俄羅斯的産品的競争能力比較薄弱,所以勞動密集型産業在俄羅斯發展是比較困難的,自然是不會釋放大量的就業崗位給這些在當地活不下去的俄羅斯人。所以進城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寒冬中凍死。

 

記得有人問過一個問題,在俄羅斯有乞丐嗎?說實話,真沒看到過什麼乞丐。在俄羅斯,真乞丐出現的可能性略高,但是俄羅斯的天氣注定了真乞丐們不可能活的過那寒冷的冬天。在中國,美國……你也許當了乞丐,晚上橋洞睡一宿也是可以的,衣服裡塞滿報紙去公園睡一晚也是可以的。但是,在俄羅斯的冬天,零下二十度的天氣裡,你去橋洞睡一晚上的話……估計第二天就變成了冰凍人肉幹。

 

所以,俄羅斯的城市崗位競争,那是真的要死人的節奏。如果你找不到工作,交不起取暖費,食物不充足的情況下,很有可能死在城裡。所以,遠東地區和西伯利亞地區那些文化水平較低的俄羅斯人,在當地活不下去的時候,第一選擇永遠不是進城。

 

在俄羅斯遠東地區,往往是A居民點的人因為當地經濟的崩潰,土地兼并等等的原因離開了A居民點。這個時候在俄羅斯的行政管理裡,A居民點就變成了廢棄的地方,人口清零。而A居民點的人可能一半進城,另一半則跑到了另一個已經失去了行政管轄的“鬼城”“鬼村”上去。甚至還有去蘇維埃時代遺留的那些大型農場周邊開始新生活的俄羅斯人。這些人口直接就消失在了俄羅斯的人口統計裡。

 

這種現象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開始,也就是蘇聯崩潰後的俄羅斯休克時代就已經開始了,到現在已經快二十年的樣子了。在俄羅斯赤塔的時候,聽毛子一副講鬼故事的姿态說他們當地有野人,我是堅決不信的。後來跑去問表兄,表兄說,離伐木場往北走有一條蘇聯時代的機耕道,那條路已經連車都過不了了,往北一直走大概一百公裡左右,那邊有一個居民點。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沒人知道,他們極少出來采購東西。甚至說在遠東的森林裡還有那些獵戶們在生存着,那是一個消失人口構建出的社會。他們有自己的商業體系,不使用盧布,使用金銀來和俄羅斯商人進行買賣。整個人口都是和俄羅斯經濟,政治,社會脫鈎的,唯一的聯系是貿易。

 

我很好奇,為什麼會有這些人。然後他們告訴我;這些人往往是當年欠了巨款的人,又或者是因為失手殺了人的逃犯,還有被逼的家破人亡的毛子。而俄羅斯也無法支付昂貴的追捕成本去追這些人,所以他們形成了自己的小社會。而在兩千年後,俄羅斯走了資源路線後帶來了大兼并時代,讓更多的人活不下去,所以跑去了那些遠離莫斯科統治的地方生活着。

 

而遠東轄區各個國/州都是知道這些情況的,而關鍵的問題就是,缺乏有效的統治辦法,或者說是沒錢去整合這些人口。所以,到底有多少人是不知道的,亦如莫斯科根本不知道遠東地區到底有多少非法務工的中國農民是一樣的。他們知道有,但是他們不知道有多少。

 

亦如驅逐中國的非法務工農民需要驅逐成本一樣,統計丢失在俄羅斯人口普查裡的人口也需要普查成本,但是俄羅斯的基層根本沒任何欲望去統計這幫人。很多時候消失的人口是預估人口,他們和已經和俄羅斯社會脫鈎嗎,但是名義上依然是俄羅斯人。

 

很多時候這種事情甚至成了俄羅斯官員們“吃空饷”的一種辦法,預估一個地區的人口,預估出困難戶,然後跑去坑一下大帝和姐夫的錢也是很愉快的事情。至于真的去找到他們,讓他們重新融入俄羅斯……對官員來說就是自找麻煩。

 

所以,遠東有多少的俄羅斯人,莫斯科不知道,我們就更不知道了……相信隻有天知道俄羅斯遠東和西伯利亞到底有多少人。

 

悲歌篇——在絕望中咆哮的巨熊

 

俄羅斯的一切,俄羅斯的統治階級一清二楚,當然國外的那些反對俄羅斯集團的人也是一清二楚。我們從任何角度來看俄羅斯,其實俄羅斯不僅在遠東,在西伯利亞,在東歐都具備了推翻俄羅斯的民衆基礎。因為巨熊已經絕望,但這一切我們都沒有看到為什麼呢?

 

美國的ABC,CNN,英國的BBC等為主力的西方媒體,他們描述出了一個黑暗的俄羅斯,曾經我認為這一切都是為了黑人家俄羅斯而黑的。在我年歲較小的時候,也是迷戀大帝能給俄羅斯一個希望,當年也喜歡看網友們去俄羅斯旅行的那些貼文,金碧輝煌的教堂,幹淨的街道,與世無争的中産階級們,祥和的俄羅斯有着漂亮的建築,那廣闊而震撼的美景。加上國人很多時候認為俄羅斯是中國的影子,又或者是蘇聯時代給我們北方造成的巨大壓力讓我們覺得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至少俄羅斯還有世界第二的核武庫。這一切都讓曾經的我認為,西方不過是為了黑俄羅斯而黑俄羅斯。

 

但是,當真正的從商人的視角去看俄羅斯,踏上那片廣闊的土地,用商人的觸覺去接受那遠在北方的國度後,真正的感受永遠是活力甚至不如中國一個縣城的所謂城市。我們看到的永遠不是那廣闊的美景,取而代之的是無限的悲涼,廣闊的西伯利亞美景沒有人煙,乘坐列車一路還能看到那些蘇聯時代留下的斑駁的建築,半倒塌的建築豎立在廣闊的草地和成片的白桦林裡,那種震撼之美對于遊客來說,是最美的盛宴。對于商人來說,這裡……似乎連一點機會都沒有。

 

我們不是什麼大商人,用我經常在淺說自嘲的話來說,我們不過是一事無成的販子,穿行在世界各地。作為一個販子,我們沒資格談幾千萬上億的生意,我們唯一能專注的就是目标國家最廣大人群的消費實力和消費方向。任何一個商人在觸及一個市場的時候,都需要進行初步的市場調查,觀察目标地的消費力,判斷自己的出口規模和商品種類,這是一個商人最起碼的素質。

 

所以,我們不得已,需要接觸當地的人,甚至為了保證自己不會死在莫名其妙的坑裡,甚至需要三五幾個人請二三翻譯,和當地人聊天。接觸當地人才能明白他們的消費觀,明白他們的消費力,明白他們需要什麼。

 

有人問,我們這幫販子為什麼會去了解政治?因為我們沒辦法不了解,我們需要報關才能把貨物帶帶俄羅斯,到了銷售地,我們還得搞定目标地的一些地方法律,當地官員們的喜好,甚至是他們的性格。商人是偉大的群體,但也是卑微的群體。因為我們是最底層的商人,所以我們會接觸到目标國家最真實的根基,那群基層的官員們在做什麼事情。這樣,我們才不會被勒索,被盤剝,能順利的整一點小錢養家糊口,聊以度日。

 

去過那麼多地方,我唯一沒成功的地方就是俄羅斯。亦如這章的開頭,中國國内對俄羅斯的介紹幾乎是非常的少的,甚至很多媒體引用的都是BBC,CNN這些帶有嚴重歧視态度的看法去看俄羅斯。主觀的想法讓我去幻想一個美好的俄羅斯,加之表兄做木材生意,也算俄羅斯那邊有人,所以第一步就是去俄羅斯的遠東地區做生意。

 

越深入,就越覺得這破地方簡直是要完。生意的機會永遠都有,要麼是超級嗨的生意,比如說砍伐木頭,走私能源,這些對于我們這些販子來說,我們沒那本錢。從海參崴到伯力城再到烏蘭烏德到伊爾庫茨克再去新西伯利亞,去尋找生意的機會。那邊做生意的中國人挺多,幾乎盤踞在任何領域裡,我們的機會比較稀少。當時的想法是,為什麼不直接下一級呢?畢竟俄羅斯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的下級地區還是有一定人口的,然後開始在表兄和俄羅斯土豪合作的伐木場附近的居民點開始了解。

 

越發的覺得,BBC,CNN沒有黑俄羅斯。雖說有的東西說的太過于邪乎,因為他們報道非洲,中亞,中東的時候實在和現實差距太遠了,幾乎說的是兩個世界。但唯獨俄羅斯,讓人感覺越發的真實。雖說他們說的邪乎而不接地氣,什麼事情都要扯到普世價值上面去,扯到什麼梅普政治的毒菜上去。但是,底層的真實讓人感覺是那麼的真實。

 

從城裡的中産到居民點上貧窮的俄羅斯人,都在無聲的咆哮着。絕望夠了,就喝酒,那是永恒的主題。喝死了,總比難受死更好。

 

他們不惜命,可以用生命去做我們認為根本沒有意義的事情。比如冬天剛剛到,河流沒有結冰。一群喝大的毛子為了看誰的膽子大,橫跨冰面,哪怕死在冰河之下。他們為了很少的錢,可以去做極危險的工作。暴躁,易怒,用真實的生命去戰鬥。為了一千盧布可以幫俄羅斯的土豪當打手,哪怕那一次鬥毆可能會人給打死,他們無所畏懼。俄羅斯的毛子們,發生任何性質的争執和沖突,他們永遠最先想到的是暴力解決問題。先打對方一頓也許是比較好的解決辦法,哪怕打到了不應該打的人而丢了自己那條卑微的生命。拳頭似乎成了他們存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證明。

 

西方國家,敵對俄羅斯的那些國家認為,這個國家要完了,因為畢竟都爛成這個樣子了。底層人民的絕望已經是火藥桶了,所以美國人也好,俄羅斯的宿敵那不知死的土耳其也罷,又或者他的死對頭波蘭人,永遠都在找事的英國人也好,俄羅斯的敵人太多,多到俄羅斯人都數不過來。他們都在支持俄羅斯的内部政變,甚至在東歐行動,無數次的試圖發動紅場革命,拉下俄統建立真正的民主。

 

但是,這些事情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但是似乎一次都沒有成功過。大帝的支持率最低的時候,姐夫被俄羅斯人罵成孫子的時候,似乎都沒有出現真正意義上能威脅俄羅斯整個結構的任何一次所謂的革命。

 

那時候,我琢磨的更多的是為什麼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也許我們認識的俄羅斯并不是一個真實的俄羅斯,任何一個國家的崛起都會帶來一個民族的驕傲,哪怕這些東西早已失去,就如同那作死的土耳其,奧斯曼帝國早已經是曆史書上的一個詞,但是他們驕傲着,就如同在烏蘭巴托的寒冬裡瑟瑟發抖的蒙古人一樣,他們還在幻想幾百年前那偉大的蒙古帝國。

 

曾經的那一切是如此的美好……任何一個國家的靈魂,都是國民的靈魂彙聚而成。也許,俄羅斯也是這樣呢?于是,開始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待俄羅斯。

 

悲歌篇——俄羅斯式的偉大

 

其實我們這一代人幾乎都是從發展時代過來的,也經曆着一切。其實我們大多數人應該都認同一個觀點,生活越絕望,精神越渴望希望。但是人越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我們就越是充滿了希望。哪怕這種希望是來自腦海裡的幻想,人活着總得有奔頭。

 

其實人類都是一樣的,不是中國人就一定要比誰更堅韌,也不是俄羅斯人就懂得忍耐,而是忍耐的本身已經是窮途末路,我們沒法選擇。選擇對于有的人來說就是一種奢侈。

 

俄羅斯遠東也好,西伯利亞也罷,又是東歐地區也好,所有的人都在相信着大帝,相信着那個和他們行為幾乎差不多的一個人,和所有的俄羅斯人民一樣,崇尚武力,強硬而絕不低頭,艱難的活着,哪怕他們根本就找不出任何理由說明大帝有什麼辦法帶他們走出困局,他們依然會相信。

 

人群的共鳴就是這樣,當領袖人物和底層人民的行為發生共鳴的時候,哪怕是随影而舞,也會讓底層的人民覺得,這個人是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所以才會把精神寄托給一個根本就虛拟的政治人物……一個虛拟的普京或者虛拟的梅德韋傑夫,甚至去相信一個根本就是在最廣大人民對立面的俄統黨。

 

因為除了相信,别無選擇。在遠東的時候,我聽俄羅斯的那土豪毛子說過一句讓人深刻的話:“永遠不要讓人民知道真相,扼殺他們的幻想比直接殺死他們更加的殘忍”這句話被我寫在了筆記本上,永遠的記着。

 

人最大的殘忍莫過于告訴别人你的希望是建立在幻想之上,你渴望的未來其實是一片漆黑,這是極端不道德的行為。愚蠢的人也有他幸福的權利,哪怕是愚蠢的幸福着,如一個傻子拿着一個饅頭就以為自己擁有了一切那樣天真的笑着,對于任何一個民族而言,任何一個國家的人民而言,那就是最大的幸福。

 

有人說,真相重要嗎?其實在看俄羅斯的那些破事之後,我真心的認為,真相不重要了,一點都不重要。因為任何真相裡都藏着毒藥,與其被毒死還不如愚蠢的活着,至少還享受着那片刻的和平。

 

亦如薩達姆時期的伊拉克,獨裁嗎?那是一定的,薩達姆有欺負庫爾德人嗎?那是必然的,薩達姆伊拉克有未來嗎?答案是否定的。當有人别有用心的告訴伊拉克人民,其實你們可以推倒薩達姆,我們會給你一個更好的未來,更好的明天,賞你們民主的時候……就是一切災難的開始。

 

今天的伊拉克,亦如地獄一般。真正的殘忍是讓你清醒的去體驗那真實的不能再真實的地獄,伊拉克人也許現在無比的懷念着他們曾經愚蠢的歲月。至少……還能享受片刻安甯。

 

俄羅斯人也是一樣,遠東的農民們雖然過着遠超出非洲的貧富差距的生活。他們不知道在遠東城裡的俄羅斯土豪們過着如何紙醉金迷的生活,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幸福。他們不知道那幫官員們是如何将國家資源廉價打包給外國人去過那奢侈到極點的生活,對于俄羅斯的底層來說,這就是一種幸福。

 

至少,他們還在幻想着,幻想着遠在莫斯科的那強大的梅普組合,能把如今的俄羅斯重新帶向輝煌,重回巅峰。蘇聯……那個熠熠生輝的名字,如今在民主的俄羅斯依然是所有人的幻想。因為民衆需要幻想,莫斯科政治在紅場閱兵的時候,讓蘇聯紅軍戰士走在方陣的最前列,告訴整個俄羅斯人民……我們會回到那你們夢想的時代,紅場上插着蘇維埃的軍旗,告訴俄羅斯的人民……我們依然是堅強的俄羅斯人。

 

俄羅斯人永遠不會相信自己會失敗,因為他們畢竟一次又一次的戰勝了敵人。從那威武的拿破侖到強大的沙皇,到他們建立起偉大的蘇維埃,再到所謂的普京帶着人民“幹掉寡頭”建立真正的俄羅斯,他們一直都在勝利。一切的困苦都是暫時的,隻需要堅持。

 

在遠東的居民點裡,農村裡,無數的老毛子咆哮着,高歌着他們的靈魂之歌,歌唱着那片白桦林,歌頌着偉大的莫斯科。仰天大笑,把酒瓶往嘴裡送上一口,三五幾人開懷的笑着,仿佛他們已經看到了俄羅斯偉大的未來。

 

他們的文化,他們的曆史決定了他們應該有他們的驕傲,有他們的自豪,深入到每一個俄羅斯人的骨頭裡。所以,他們在絕望中堅持着,堅守着俄羅斯的靈魂,哪怕是為了相信而相信。

 

在這樣的歲月裡痛苦的去相信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這樣的人民,是偉大的!




已有220人贊
評論 (VIP會員可參與評論) 0

站點聲明
熱門文章 本月 本周

http://m.juhua578445.cn|http://wap.juhua578445.cn|http://www.juhua578445.cn||http://juhua578445.cn